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理论研究”最终成果简介

一该项目研究的目的和意义

马克思主义是资本主义社会制度自我批判自我反思的产物。马克思的哲学和政治经济学研究都统一和服务于科学社会主义的目标。马克思一直对资本主义社会现实进行批判,寻找更好的社会替代方案,他的一生都在践行这个伟大目标。拜物教批判理论作为马克思社会批判理论的最高点,内在地蕴含了他的哲学世界观和方法论,贯穿着他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批判继承和发展。

由于学科壁垒和学术兴奋点不同,经济学研究中很少关注马克思拜物教批判,而哲学研究由于繁杂的经济学研究的掣肘对于拜物教批判思想也未能充分的讨论,目前研究相对薄弱。

拜物教批判作为马克思科学的批判理论,在马克思生活的时代一直到今天还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当今资本主义发展出现新的情况,我国正在不断深化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商品堆积的物的世界日益呈现新的态势,马克思的拜物教批判理论对于当代现实问题研究,对于深化和丰富马克思的科学内涵的理解,对于回应西方学者对马克思理论的种种挑战都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二 研究成果的主要内容和重要观点

 

(一)梳理了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的概念史

鉴于目前对拜物教概念的使用已经与马克思原初语境相差很远,甚至是一种误用,所以有必要对马克思文本中使用的拜物教做概念史的考察。我以马克思哲学思想发生的革命变革为依据,以《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和《德意志意识形态》为界分前后两个时段来界定马克思对拜物教的理解。前期使用拜物教很少,并且在崇拜实体物意义上使用拜物教,不同于后来揭示出物背后的社会关系而当做物象来理解。后期使用拜物教概念又有两个层次,一是直接从物质形态和观念形态指认商品、货币和资本的拜物教特性;二是对于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是拜物教徒的指认,由于他们具体的理论差异,分别在商品、价值、货币或者资本的理解上陷入拜物教。

我分析了Fetischismus在汉语中译为“物神主义”的优越性。但从拜物教概念的词源学的考察以及马克思使用它的用意,译作“拜物教”更有它的传播价值。不过我们要注意在汉语习惯中区分字面上“拜”字可能带来的错误联想,马克思拜物教概念表达的是物客观具有的“物神性”,而主要不是说人们主观地“崇拜物”。马克思使用的拜物教几经语义转换,但保留了说明错认、颠倒以及这个概念原初的某些含义。

马克思区分了拜物教的物质形式和观念形式。人们的拜物教的社会存在对于日常生活当事人来说是客观的,并且他们无法穿越这种社会生活的假象而深陷其中。因为他们每天的客观发生的社会生产、交换的现实生活中存在的就是物与物的关系,存在的就是拜物教的特征。不光生产当事人,连资本主义经济学家也深陷社会生活的表象不能自拔,他们简单地复制这种生活到他们的观念中,这就是拜物教的观念形式。

马克思在他的著作中赋予拜物教的含义并不完全相同。由于指称对象的差异,拜物教对于现象的指称意义也有差别,不同对象呈现出不同的拜物教性质。商品的拜物教性质还比较容易看出特定的社会关系,商品还是处于关系之中,使用价值是人与物的关系,而价值是人与人的关系。而货币的拜物教性质更加耀眼了。货币本质上是商品,但是货币表现为关系本身,是关系的代表和凝结。而资本是为卖而买,表现为货币的循环和增值。资本尤其是生息资本,不需要生产过程流通过程做中介,资本自身就可以增值创造。资本意味着物同自身的关系,是关系的死亡和最终完成。

(二)建构马克思社会批判理论的逻辑进程

马克思的社会批判理论不断发展和成熟的过程,与他哲学思想的革命变革和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不断深入密切相关。在1845年春天哲学革命之前,初涉经济学研究的马克思在费尔巴哈人本主义逻辑统摄下,只能站在异化劳动为理论基础的人学现象学视角对现实进行外在的伦理批判,这是一种前科学的批判。在确立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新世界观以后,随着政治经济学研究地不断深入,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他把原来经济学中的分工概念转变为哲学范畴,用泛分工论来揭示社会矛盾,用奴役性分工批判资本主义经济现实;同时,马克思在这一文本中还彰显了影响深远的意识形态批判的话语。

不过,不少国外学者指出马克思后期文本中意识形态这个概念几乎消失不见,而拜物教批判话语却出现频率很高。国内意识形态研究学者也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这其实反映了马克思深刻的思想变化,随着在历史唯物主义指导下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不断深入,马克思在50年代后期经济学手稿及《资本论》中站到拜物教批判的高度,扬弃了以往批判话语的局限,从抽象上升到具体,展开了对资本主义现实的具体的分析与科学的批判。

(三)阐述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理论的主体内容及内在递升逻辑

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的逻辑布展体现为三大拜物教批判不断递升不断完成的过程。商品的拜物教性质指商品在一定社会形式下获得的社会关系的规定性,使得人与人的社会关系颠倒地表现为物自身的属性;货币拜物教是更耀眼的商品拜物教,直接把社会生产关系本身变成货币;资本拜物教作为拜物教的完成形式,在生产、流通资本形式上把本来属于劳动的生产力表现为资本自身具有生产力,在生息资本上表现为资本自身可以自动增值的物神现象,在地租上表现了充分的拜物教性质。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的根本在于揭示资本主义社会关系造成的颠倒现象,其两个逻辑构件是人与人的关系表现为物与物的关系;关系开始支配人。

马克思由抽象上升到具体,把科学的研究与叙事形式完美结合起来,逻辑与历史相统一地展开了拜物教的批判。他在对古典政治经济学劳动价值论的批判继承基础上确立了科学的劳动价值论,奠定了拜物教批判的理论基础。通过对价值的科学分析,马克思揭示了价值对象性以及最简单的相对价值形式中就包含着商品拜物教的产生,而在等价形式中,这种拜物教性质更加明显。价值形式进一步发展和演变为货币。货币是社会生产关系的物化。货币在第三种形式的发展,作为价值要自动实现自己,就逻辑地发展到资本阶段,而这是现实中找到劳动力商品才得以实现的。劳动成为雇佣劳动,资本就可以实现自身的增值,这标志着社会发展的一个新的时代。在再生产的视域里,资本以商品或者货币形式的运动,可以凭借物的权力无偿占有雇佣劳动创造的剩余价值,生产、流通资本表现为自身具有生产力,生息资本更是可以离开具体形式自动生息,土地表现为具有生产力而获得地租。这一切都完美的颠倒过来,让人陷入拜物教的泥淖中。马克思历史现象学的拜物教批判,就是透过这层层假象,揭示了物象背后的本质在于资本主义的社会生产关系。

(四)阐发了马克思对于拜物教世界的超越途径

仅仅揭示出拜物教是误认是不够的,现实中拜物教是一种可以发挥力量的实际存在,单单凭借思想或者意识过程是不能消除这种颠倒的。马克思在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的矛盾运动中,找到了资本不能克服的自身的限制,发现了拜物教特性只是暂时的必然,它自身包含的不可克服的矛盾将最终导致它扬弃为更高的阶段,并且他通过垄断资本的分析指明了资本扬弃自身的现实道路。拜物教现象作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必然产物,也将随着生产方式的变革趋于消解。

随着社会现实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的拜物教现象的不断完成,观念拜物教也随之完成。观念拜物教在现实迷惑的表象下不断完成并且被不断加强,掩盖了生产当事人的反抗而有助于资本扩大再生产的顺利进行。马克思深刻地指出了生产当事人是必然要受到资本拜物教的观念形式的束缚。但是,工人阶级会在不断的革命运动的历史实践中最终认清拜物教观念的实质,担负起革命主体的使命。通过客观的物质实践过程,随着拜物教物质形式的消除,观念拜物教也可以超越。

(五)提炼出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的方法论

拜物教现象历史之谜的发现,赖于马克思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他最初在价值的分析中体现的关系性思维方式,就是不同于旧哲学形上学的特点,是一种实践的思维方式,这种关注关系性思维的特质,反对实体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在这个根本哲学观的指导下,马克思最终批判和克服了古典政治经济学、庸俗政治经济学以及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小资产阶级分子在经济学中种种错误。他们自觉不自觉地试图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永恒化的企图,使得无法堪破物与物关系背后人与人的关系,不能揭示物其实是资本主义关系之物象。马克思真正从现象层面揭示了拜物教的秘密,在他早已经确立的唯物史观基础上,明确指出了拜物教现象是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物化的结果。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理论研究的重要意义就在于揭示这种方法论。

(六)分析西方思想家对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的解读的理论得失

西方学界对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理论的种种误读和曲解的辨析提供了镜鉴。卢卡奇基于马克思生产方式逻辑,尽管也强调生产关系的重要性,但忽略了生产关系在生产力推动的历史内涵变化。他把物化和异化当成一回事,由马克思的拜物教批判解读出物化批判理论,显示了其理论局限性。广松涉强调关系的始基性,认为关系主义可以超越实体主义的困境。他承认马克思生产方式理论,认为马克思经历了异化论到物象化论的转换。他认为马克思所谓的拜物教,是在人们日常意识中误将价值的规定性看做了自然属性,他用物象化论解读拜物教。鲍德里亚从当代丰裕社会的现实出发,从分析消费出发建构了能指拜物教的批判理论。他强调符码的差异性生产才是社会的真实机制。而这种符码的差异形成体系化,从而导致能指拜物教化。他将文化领域的消费逻辑泛化到整个社会机制,离开真实的历史的物质生产,他的能指拜物教的终结途径沦为空想,对马克思生产逻辑的攻击也就失败了。批判分析西方学界对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理论研究,既是双方对话的要求,也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

 

三 成果的学术价值、应用价值,以及社会影响和效益

拜物教批判理论在整个马克思哲学中具有重要的地位,是贯穿《资本论》的重要线索,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重要结晶,也是马克思社会批判理论的制高点。成果从马克思的文本出发,第一次比较系统梳理了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理论的历史与逻辑,并且对于西方思想家对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理论的解读做出了评析,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建设,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创新,是前无古人的事业。如何真正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构建马克思主义的当代话语,真正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提供思想动力和理论支持,首先要真正把握马克思的方法论。拜物教批判理论是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现实的科学理解和把握,研究马克思思想发生发展的真实历程,才能发现其根本的方法。马克思的拜物教批判理论体现出科学的方法论。这种方法是我们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最重要的内容。

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理论的研究成果对于当前现实问题的解决也具有重要价值,具有一定的社会效益:一方面它明确了市场化进程必然给思想、政治、文化建设带来的各种负面效应,认识到市场化过程必然伴随着拜物教现象的产生;另一方面更能够理解,我们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搞市场经济,是一种必然的历史的选择,是生产力发展的一定阶段所决定的,我们只要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充分发挥制度设计的优越性,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可以一定程度上克服不利因素,更好地进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

 

项目批准号:09CZX002

项目名称: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理论研究

最终成果名称: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理论研究

项目负责人:李怀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