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清代目录学研究”最终成果简介

清代目录学研究缺少总结之作,就整体而言研究质量又不高,且视野局限。基于此,本项目立足第一手资料,力图衔接各方面研究以成一总体研究,并注重历史文献学与学术思想文化政治史研究的结合,关注西学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并在研究重难点上有所突破,首次对清代目录学进行了较系统全面总结。

本项目共五个部分。第一部分为绪言。对目录与目录学相关概念进行阐述,概述清代目录学研究现状,并从自觉全面性、时代与学术政治的反映、目录理论探讨与总结三方面谈清代目录学状貌。

第二部分为清初目录学。从由明入清的目录学、清初目录学家及其代表作两方面来论述。由明入清的目录学就清初目录学对明代目录学的继承发扬、清初目录学的学术思想文化背景进行论述;清初目录学家及其代表作则主要就钱谦益、朱彝尊、王士祯、徐乾学、钱曾、梅文鼎及其书目题跋见清初书目题跋状貌,以及西学对传统目录学的影响,并就李惇《群经识小》、顾炎武《日知录》、纳兰性德《渌水亭杂识》、何焯《义门读书记》为例见清代读书记之开端。

第三部分为古代目录学的集成。这部分以《四库全书总目》及其前后目录著作为例见古代目录学发展到顶峰时期及其前后的特质与表现;以顾广圻与黄丕烈、钱大昕与阮元二组人物为例,注重比较。以见乾嘉目录学之考据特色;以章学诚等目录理论的总结见乾嘉目录学理论的集成;乾嘉目录学的继承与开新:从读书记的成熟、续《经义考》之作、补史志之作之初起与发展见之;以上论述均关注,乾嘉目录学与学术思想政治文化的关系,以及西学对乾嘉目录学的影响。

第四部分为道咸以来目录学。以传统目录学状貌、外域书目兴起见目录学自身改良,以及西学引发的传统目录学的变革,揭示近代目录学产生之途。

第五部分为结语。这部分回应绪言,对清代目录学及其研究价值意义作总结,并做清代

目录学研究的前瞻。本项目认为,中国目录学,顾名思义,是研究目录的一门学问。它的发展分三个阶段,即古代目录学、近代目录学、现代目录学三个阶段。从古代目录学到现代目录学的过程,实际上是中国传统学术分科体系及知识系统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过程,亦即当今学科体系的源头在古代目录学中。

古代目录学的“目”是书目的意思,“录”是钩玄提要的意思。有广狭二义之分。广义的为除书目著录及其钩玄提要外,还是含版本校勘在内之学;狭义的为仅指书目著录或钩玄提要之学。从西汉刘向刘歆父子确立中国古代最早学科分类体系,到清乾隆时期四库修书经史子集四部分类的学科体系定为一尊,其间经历了上千年。在这个学科体系下,中国的目录学家对一代或一朝,对公家或私家所藏图书的作者、学术传承、学术价值、优劣好恶等论定,也把官方及个人的意志和学术倾向书写其中。

而近代目录学是中西文化碰撞下的产物。产生的时间是清末。它既能见到古代目录学的特质,也能见到西方学科和知识体系对中国传统学科和知识体系的影响。并且中西文化何去何从,在近代目录学中也是有深刻反映的。是“中体西用”还是“全盘西化”,诸如此类中西古今之争问题,在其中清晰可见。也就是说,晚清中国学术分科,经历了传统四部分类向经世六部,经世六部向近代七科之学,以及七科之学向八科之学,最终在1913年定型为文、理、法、商、医、农、工等七科之学的演变过程。

清代正好经历了古代目录学和近代目录学两个阶段,一部《四库全书总目》正可见政府

如何利用目录著述来确立学术导向,见目录学如何和政治相连。《四库全书》江南三阁藏书,以及陆心源皕宋楼藏书流入日本静嘉堂等藏书兴衰史话,正可见古代藏书文化,藏书与家国命运之间的关系。而张之洞、张百熙、王国维等关于学科和知识体系之间的分歧,正可见清末知识阶层和官僚阶层在中西文化中所做的抉择。所以研究清代目录学,正可见中国传统文化如何走向近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性格和命运,对当今不无借鉴意义。

此外,清代目录学对历代目录学进行了全面总结。故而,研究清代目录学既可见历代目录学状貌,又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可以见到中国传统学术发展,传统学术分科体系及知识系统演化,中国近代分科观念与知识系统的形成过程;可以见到如何通过目录书籍编纂来引导学术好尚,为思想文化稳定服务,可为书籍出版提供思路;可以看到中国古代藏书文化,藏书家的嗜书爱书护书精神,对如何读书鉴书选书有重要借鉴意义,对当今整理出版书籍也意义重大;可以通过藏书兴衰感知爱国精神,激发爱国精神;可以从目录著述中感知论书知人,感受传统文化的熏陶,涵养情性,资治借鉴。为很好“弘扬民族文化,开掘文化宝藏,以历史引导未来”,目录学应担当起认知并光大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振奋民族精神,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任;为中国文化在世界文化之林争得应有的地位,为中国传统文化担当起建设东方文化精神家园的重任提供思路。清代目录学如何肩负起连接历史和当下的重任,可以从以下方面入手:

一,组织专家修撰一批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读书书目。即编纂国学举要书目。

编纂国学举要书目或提要,主张维新变法的张之洞、康有为、梁启超等都曾躬行过。当年,他们与守旧派同出于培元固本的需要,纷纷编纂国学举要书目,与维新派为催生新思想以为变革打下思想基础而编纂外域书目,指导国人有效阅读外域书籍一道同为当时风潮。他们经世致用目的虽各异,但所编国学书目均达到了培元固本之效。

儒家文化自形成以后,逐渐成为维系中国命脉的儒家文明,大则资治供鉴,小则怡情涵性。即所谓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可随所需,从中汲养。而今天,因各种因素,我们的心性伦理道德修为建设的一面若有若无,社会责任感及核心价值不明,我们的民族急需重塑灵魂。而儒家文明正可助一臂之力。

那么,这个养分如何汲取?依据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读优秀传统文化书籍,是一种以一当十、含金量高的文化阅读,领导干部多读优秀传统文化书籍,经常接受优秀传统文化熏陶,可以提高人文素养,增强对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关系的认识和把握能力,正确处理义与利、己与他、权与民、物质享受与精神享受等重要关系”。因此,汲取这个养分,第一要义就是读书,读优秀传统文化书籍到一定时候,潜移默化我们的思想,爱家爱国爱天下自然而生,民族灵魂就会日渐植入每个中国人心中。那么,哪些是优秀传统文化书籍,这就需要专家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所以编纂优秀国学书目是刻不容缓的事。

此外,哪些外文书籍是我们应该读的,也是需要编纂一系列书目的。这样可使我们不至于受国外一些势力通过书籍对我们进行的和平演变。也借此可规范图书市场。当然,读书必然会涉及到教师问题。天地君亲师,教师的地位神圣而崇高。但当今教师本身素质下降,职业道德也有所沦丧。自身修为都不够,更无从谈教育学子。这很不利于优秀传统文明的传承。政府应一方面提高教师从业门槛,规范教师职业道德准则,必要时可出法则;一方面应从经济和声名两方面同时推动教师地位的再提高。这样才能使真正精英人群加入教师行业,推动素质教育。当然,合理分配教育资源并建构科学的学科与专业,也是需要关注的。同时,我们的思想教育要因地制宜、因材施教,灵活多样。不仅讲政治,讲大道理,还要从身边讲起,从小事入手。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爱己爱家爱人,自然爱党爱国爱天下。第二,整理规范文化典籍,整顿文化市场,为文化思想建设服务。可采取由国家出资委托相应机构以课题形式征召、或由国家出版机构策划组织大学或科研机构等人员修书编书两种方式。一则使这些哲学社会科学人员才有所用,志有所托;一则可扩大盛世影响。

从中也可以发现人才,量才而用。

第三,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国无德不兴,人无德不立。必须加强全社会的思想道德建设” 的号召,由中宣部、教育部、地方政府等一道组织志愿者,组织优秀传统文化书目进入各基层,指导加强基层传统文化建设,减少地方政府在基层道德风尚建设方面的弱势与压力。

这个工作,可以采取由政府出资,组织志愿者的方式。应着眼于中国人口最多的乡村,再及于城镇。同时注意因材地不同,采取不拘一格,形式多样寓教于乐的方式,注重网络宣传,真正把优秀传统文化及其所代表的民族精神与文化力量渗入每个个体心中,形成社会舆论与风尚,而不是流于形式。努力实现习近平总书记“只要中华民族一代接着一代追求美好崇高的道德境界,我们的民族永远充满希望”的中国梦。

第四,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见证历史、以史鉴今、启迪后人。要在展览的同时高度重视修史修志,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激发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坚定全体人民振兴中华、实现中国梦的信心和决心”的精神,发掘清代目录学中的文化遗产。比如与清代目录学有关的《四库全书》,(《四库全书》修成后,共抄写七份,分别贮藏在文渊、文源、文津、文溯、文宗、文汇、文澜等七阁藏书楼中,并各自用阁名来命名。其中文源、文宗、文汇毁于战火),至今未有人提出文化遗产的申请。建议组织力量,就现存四阁《四库全书》及其建制等申遗。

《四库全书》,不仅是中国最大的文化遗产,而且也是世界文化瑰宝。无论兴衰沉浮,它始终以“典籍总汇,文化渊薮”的巨大魅力迎得世界的关注,为世界文化史上的绝唱,地位相当重要。虽然,当年修书时,删毁了一些书籍,但总体而言,是少数,功大于过,不足以撼动它的地位。

像宁波的天一阁等藏书楼,也可以作为保护对象。时机成熟,也可以申遗。

 

项目批准号:12BZS010

项目名称:清代目录学

最终成果名称:清代目录学研究

项目负责人:陈晓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