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当前我国开展少年司法社会工作的社会影响因素研究”最终成果简介

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场域的合作,人们最早认知的是社区矫正工作。然而,一个未成年人在犯罪之后直至进入社区矫正或监禁矫正之前,还要经历公、检、法三个刑事诉讼程序,在这长达半年至三年左右的刑事诉讼期间里,涉嫌犯罪未成年人面临着人生最大的困境,普遍会感到焦虑、彷徨、无助、迷茫,因此急需社会工作服务的介入。然而在我国,由于过往少年司法体系的结构性缺陷,社会工作在公检法三个司法程序或领域内并无法定的位置。这种状况既不利于涉嫌犯罪未成年人的社会矫正与社会康复,也不利于少年司法制度的人性化建设。自2009年起,B市开始探索少年司法社会工作模式,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从关系角度看,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形成了紧密的合作关系,从结构上来看,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场域达致了初步的契合。那么,B市少年司法社会工作模式是怎样建构起来的呢?抑或而言,社会工作是怎样嵌入进少年司法的场域、体现并发挥其专业的角色与功能的呢?这一建构性行动的影响因素和内在逻辑又是怎样的呢?显然,研究这些问题既有助于司法社会工作理论的完善,也有助于司法社会工作实务水平的提升。正因为此,上述这些问题自然就构成了本研究的中心议题。

本研究主要采用质性研究方法,进行了长达6年之久的参与式、跟踪式研究。期间笔者运用文献收集、参与式观察、访谈等质性研究方法收集资料,并通过重点事件回顾的方式找到资料里包含的重要信息,从中发现了场域互动的影响因素和内在逻辑关系,从而解释了B市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场域互动的整体关系。同时结合事件背后的法律及制度背景揭示了行动者推动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场域互动的行动策略。以下是本研究的主要内容及核心发现:

第一,受到制度、理念等宏观因素的影响,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处于“隔离”的关系状态,但二者“亲和”趋势明显。所谓“隔离”是指在2009年以前,B市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没有任何形式的互动和往来,处于完全分离的状态。而导致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处于隔离状态的影响因素是理念、制度及社会工作专业发展基础。然而,虽然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像平行线一样缺乏互动,但彼此之间存在着互动的内在需求,即“亲和”趋势明显。这种内在需求既来自于宏观的立法倡导也来自于微观社会实践的急迫需要,正是这种“亲和”趋势的存在,才为后来二者实现互动奠定了基础。 

第二,社会工作在少年司法场域嵌入性发展的第一个阶段是“服务嵌入”,即社会工作服务有效嵌入少年司法过程,成为少年司法体系的组成部分。在少年司法社会工作的服务嵌入阶段,场域惯习差异和社会工作专业优势是影响少年司法社会工作发展的主要阻力因素和动力因素。少年司法场域因受到其司法职能的影响,已经形成了“更关注于人的行为与后果,较少关注犯罪原因与预防”的场域惯习。而社会工作者因其专业训练的缘故更关注人与环境的互动关系,并将帮助个体恢复社会功能作为服务目标。因此,在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场域互动的初期,社会工作者与少年司法人员因其场域惯习的差异曾出现关系冲突,甚至曾面临合作终止的风险,是社会工作者在个案服务中呈现的不可替代的专业优势和良好服务效果帮助双方的合作渡过了难关。

第三,社会工作在少年司法场域嵌入性发展的第二个阶段是“制度性建构”,即:B市以制度和文件的方式将少年司法社会工作确定下来,成为具有稳定保障机制的社会服务体系。在“制度性建构”阶段,行动者克服了一系列因少年司法制度存在的结构性缺陷所导致的实践困境,比如涉罪未成年人服务的碎片化,涉罪未成年人案件管辖的“窄幅制”所决定的预防类服务的难以介入等。在2012至2015年这三年的时间里,社会工作者、少年司法人员、政府工作人员一直探索突破少年司法制度的结构性缺陷,一方面打破公检法之间存在的司法壁垒,建立了社工介入公检法一条龙的服务模式,使社工服务实现了纵向延伸。另一方面不断拓展社工服务内容,将服务人群拓展到尚未构成犯罪的少年,开展了大量预防类的社工服务,使社工服务实现了深度拓展。社会工作服务的横向延伸和深度拓展,搭建了相对健全的少年司法社会工作服务体系,随后,B市少年司法社会工作的人才队伍建立、保障机制形成,并出台了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系列文件,自此,B市少年司法社会工作实现了“制度性建构”。

第四,社会工作在少年司法场域的嵌入性发展过程中主要遭遇了三类困境,期间是行动者采取的有效策略促成了少年司法社会工作的有效建构。在克服合法性困境的过程中,行动者采取了模糊界限的变通策略、“你退我进”的积极行动策略和服务效果的推介策略。在克服资源性困境的过程中,行动者有效运用了文化资本、制度资本以及场域中权威者的作用和影响,使得社会工作嵌入少年司法的资源性困境得到了有效解决。在克服专业性困境的过程中,社工专业机构使用了帮助社工实现专业价值回归、专业培训和督导以及专业绩效考核等策略,内外兼修,将内在动力的激励与外在管理手段的综合运用,有效克服了专业性困境,从而推动社工服务的顺利开展。总而言之,行动者有效策略的使用是少年司法社会工作得以建构的重要影响因素,也是本研究不可忽视的重要视角。

本研究具有以下学术价值和应用价值:

在学术价值方面。首先,本研究提出了社会工作在少年司法场域嵌入性发展的理论框架,丰富了社会工作“嵌入性发展”的理论研究成果。在国内目前已有的嵌入性发展研究成果中,大多是运用嵌入理论中的基本概念来解释社会工作的发展中某一具体问题,并未对社会工作在相关社会服务领域的嵌入性发展做出整体和系统的理论解释,也未提炼出嵌入性理论在某一特定社会服务领域的理论框架。笔者运用嵌入性理论研究社会工作在少年司法场域的介入过程,并在研究中提炼出社会工作在少年司法场域嵌入性发展的理论框架。嵌入性理论框架的提出,一方面尊重了社会实践的客观情境,另一方面可以帮助笔者客观分析社会工作在少年司法场域的嵌入性发展过程,具有理论的逻辑性和严谨性,是对嵌入性理论的丰富和发展。其次,本研究实现了嵌入理论和场域理论两个理论体系的衔接与整合运用。一方面运用嵌入理论从纵向呈现了社会工作在少年司法场域的嵌入性发展过程,另一方面运用场域理论客观解释了社会工作在少年司法场域嵌入过程中的影响因素和行动策略。在国内已有研究成果中,嵌入理论和场域理论研究成果众多,但是将两个理论整合运用于一项研究中的案例很少。笔者运用嵌入理论和场域理论从纵向和横向两个维度呈现社会工作嵌入少年司法的发展过程,从而实现了两个理论体系的衔接、对话与整合运用,这是一项全新的尝试与探索!

在应用价值方面。首先,本研究对全国其他地区的少年司法社会工作实践借鉴意义明显。少年司法社会工作的开展,是少年司法制度改革的急迫需求。然而从全国的情况来看,社会工作与少年司法场域的互动与实践还处于初步探索阶段。因此,通过针对B市少年司法社会工作的行动过程进行研究,发现期间的影响因素,提炼出行动策略和少年司法社会工作服务体系框架,就可以为全国其他地区少年司法社会工作的发展提供参考和支持。其次,本研究对其他社会工作实践也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现阶段中国社会工作发展呈现出典型的“嵌入性发展”特征。虽然在不同的社会服务领域、不同的嵌入主体决定了社会工作的嵌入过程与特征的不同。但是,现阶段中国社会工作的嵌入性发展还是存在着一些共性特征,一个场域的嵌入发展策略对其他场域的嵌入会具有启发意义。最后,对于B市自身的实践而言,本研究同样具有指导价值,尤其是通过对行动策略的反思,可以构建更合理的少年司法社会工作发展的指导性框架,从而推动未来B市司法社会工作的健康顺利发展。

本研究的社会影响和效益:

因本研究属于应用性研究,研究的焦点问题是社会工作在少年司法场域的嵌入性发展问题,尤其关注嵌入性发展中的影响因素和行动策略研究,在少年司法制度改革的背景下,这一研究议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在本研究进行过程中,本研究的基本观点和倡导已经被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及B市司法机关所关注和适用,B市出台的“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的系列文件也有本研究成果的推动密切相关。因此,本研究已经为中国少年司法社会工作的发展提供了理论支持,取得了应有的社会效益。

 

项目批准号:10BSH055

项目名称:当前我国开展少年司法社会工作的社会影响因素研究

最终成果名称:当前我国开展少年司法社会工作的社会影响因素研究

项目负责人:席小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