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美国西部牛仔研究”最终成果简介

美国西部牛仔在美国西部史特别是西部牧业开发历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他们不仅是美国“牧牛王国”的直接创造者,而且为美国“镀金时代”创建的工业帝国做出了重要贡献。牛仔被美国人视为开发西部的英雄,是征服西部荒野、开拓边疆的先锋,是美国精神的象征。从历史研究尤其是美国史研究来说,美国西部牛仔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研究问题。在美国,牛仔研究成为一个多世纪以来长盛不衰的“热门”研究领域,但相比之下,研究成果数量、质量特别是牛仔史的研究著述仍显不足。而在我国,对牛仔史的关注就更为有限,只有少数学者对牛仔小说和牛仔影视作品进行了研究探讨,而研究牛仔历史的学者如凤毛麟角。

在现今,牛仔的影响不仅在美国无处不在,而且几乎遍及全球的各个国家和地区。牛仔文化已成为一种国际现象。但流行文化中的美国西部牛仔已经被完全神化和偶像化,现在为世人所知的牛仔形象已与美国历史上真实的西部牛仔相去甚远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也深刻地受到了牛仔文化的影响。牛仔文化在我国已普及化,但大多数人对牛仔的了解不是其真实历史,而是在各种媒体传播的偶像化的英雄形象甚或凶狠斗勇的负面形象。媒体把失真的牛仔在我国广为扩散,不但严重地歪曲了美国西部牛仔的历史,而且还潜移默化地造成精神污染,形成具有误导性的社会文化影响。之所以如此,当然与编者们为商业目的和现实需求而刻意进行的扭曲有关,但反映牛仔真实历史的严肃学术作品,特别是此类中文著述的匮乏,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基于上述原因,我深深地感觉到,把真实的美国西部牛仔介绍给国内的读者,是一个史学工作者应尽的社会责任。为此,我申请并主持了课题“美国西部牛仔研究”,力图在既有研究的基础上,经过认真独立的思考、判断、分析和综合,对美国西部牛仔的工作、生活、劳资关系和地位、贡献等方面进行历史的综合的分析论析,做出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解释。本课题研究的价值在于,让读者特别是我们的青少年了解牛仔的真实历史和生活,了解牛仔是大牧场主和牧牛公司巨商雇用的马背上的劳工,他们的工作生活环境非常险恶,劳动非常艰辛,而不是像他们从文学、影视作品中看到的那么浪漫、刺激和神奇。这一研究的现实意义和价值,在于以牛仔的真实历史引导青少年,消除他们在影视作品中受到的负面影响。

“美国西部牛仔研究”的结项成果主要由前言、主体四章和结束语组成,参考资料和专有名词对照分列其后。“前言”介绍了本研究的缘起,对该问题研究的学术史进行了梳理介绍,并对书稿的内容结构、重点难点、资料使用情况、特定称谓的使用等进行了说明。

第一章“马背上的劳工”溯及美国西部牧牛业和牛仔的起源。西班牙殖民统治时期,在原属于墨西哥的得克萨斯、亚利桑那、新墨西哥和加利福尼亚等地区,牧牛业已经发展起来。得克萨斯东南部地区成为美国在大平原地区建立“牧牛王国”的摇篮。移居得克萨斯的英裔美国人继承了西班牙和墨西哥的遗产,学会了墨西哥骑马牧人在马背上管理牛群和在开放大牧场上放牧的方式,牧牛业开始起步。从西班牙殖民者统治得克萨斯时期至美国内战前,是美国西部牧区开发的早期阶段。墨西哥骑马牧人、马背上的奴隶(非裔美国牛仔)和部分英裔美国白人牛仔,是内战后数万牛仔的先驱。他们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的艰苦劳作,为“牧牛王国”的兴起和发展奠定了基础。美国内战后的30年的时间,数万名不同肤色、不同族裔和不同国籍的牛仔,把“牧牛王国”的疆界从得克萨斯扩展到美加边界,占据了大平原。“牧牛王国”的兴起,使内战前还被称为“美国大荒漠”的大平原成了美国新的畜产品生产基地。牛仔们辛勤劳作创立起的“牧牛王国”,成为美国人在“镀金时代”创建的工业帝国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章“西部牛仔的贡献”主要评介了美国学者在这一问题上的不同观点,并对长期被美国史学忽视的“非裔牛仔的贡献”问题作了较深入的论析。在美国学者中,对西部牛仔存在贬、褒两种不同的观点。本章对贬褒牛仔的著作的主要观点进行了梳理归纳,对美国学者对两种不同观点的评论作了介绍。在此基础上,我作了进一步的论析,比较详细地论析了非裔牛仔的贡献。非裔牛仔是美国牛仔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对“牧牛王国”的兴起和发展同样做出了重要贡献。非裔牛仔具有勤劳、坚韧、勇敢的性格特点,有过硬的专业技术技能和特殊的技术专长,相比于白人牛仔,非裔牛仔更忠于雇主,更能与不同族裔的牛仔协作共事。这些长处使他们得以在“牧牛王国”立足。然而,在“牧牛王国”里,非裔牛仔仍受白人的种族歧视,非裔牛仔的贡献并没有得到公正的对待。

第三章“美国的牛仔罢工”论析了美国历史上爆发的两次牛仔罢工产生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等原因,详述了两次罢工的来龙去脉,从劳资双方的经济、政治、组织状况和媒体舆论导向等多方面,分析了两次牛仔罢工失败的原因,并对两次牛仔罢工在美国劳工史上的重要性作了阐释。在19世纪80年代以前,美国西部牧区的牧场多是个体或合伙经营,牧场主与牛仔的关系还较为缓和。“忠于”雇主成为牛仔的不成文的信条。进入19世纪80年代,美国西部的牧场经历了由个体或合伙经营向现代公司化运营转型,被置于垄断资本的控制之下。牛仔成了只挣微薄工资的马背上的雇佣工人。牛仔艰苦劳作,为牧场主创造了巨额财富,但他们的生活状况和劳动条件并没有得到改善,牛仔与牧场主的关系恶化。于是19世纪80年代在美国西部牧区发生了两次牛仔罢工。两次牛仔罢工虽然失败了,但在美国劳工斗争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与美国工人运动的高潮同步,是第一产业最先发生的劳工罢工。牛仔罢工也从一个方面证实了美国垄断资本剥削的残酷性。

第四章“牛仔研究的热点”论及两个问题。其一是美国西部牛仔与牧牛业的起源。美国学者对西部牛仔的研究涉及问题广泛,研究方法多样,也有对“热点问题”的论争。美国牛仔和西部牧牛业的起源是美国学者争论的一个热点问题。一种观点认为美国西部牛仔和牧牛业源于西班牙和墨西哥的根基。另一种观点坚持西部牛仔和西部牧牛业源于英国和美国东部。两种观点的论争从1931年一直持续到进入21世纪,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其二是美国非裔牛仔的研究。由于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使美国非裔牛仔长期被美国学者所忽视。20世纪中期黑人民权运动兴起后,非裔美国牛仔才受到美国学者的重视。美国学者对非裔牛仔的研究已经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研究的基本走势是数量由少至多,问题由浅入深。论及的问题涉及非裔牛仔的历史地位、非裔牛仔的构成和地区分布、得克萨斯的非裔牛仔、非裔牛仔在牛道和牛镇的活动、非裔牛仔的个案研究和非裔牛仔的贡献等诸多方面。争论的焦点是非裔牛仔的人数和他们在全体牛仔中所占比例、是否受到种族歧视等。对这一问题的研究,拓宽了美国西部史、美国黑人史和美国牛仔史的研究领域。

“结束语”部分不仅对前述“美国西部牛仔的真实历史”内容进行了概括,总结了研究所得出的观点,并且对牛仔历史失真的原因、表现进行了简明扼要的论析,对国内的牛仔研究情况予以介绍。以此进一步论证了本研究的学术意义和现实意义。

通过研究,作者得出如下观点:美国西部牛仔是牧场主和牧牛公司巨商所雇用的马背劳工,是美国劳工的一个组成部分;牛仔通过他们的艰辛劳作,把内战前还被视为“美国大荒漠”的大平原开发成“牧牛王国”,为美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提供了大量牛肉供应,为美国“镀金时代”工业帝国的创建创造了大量财富,做出了重要贡献;西部牛仔之所以能做出巨大贡献,是因为他们具有质朴、开朗、乐观、向上的性格和不畏艰辛、勇于开拓的精神;正因如此,牛仔被视为征服荒野、开拓边疆的先锋,被誉为美国的民族英雄,牛仔精神被认为是美利坚民族性格的象征;由牛仔衍生的牛仔文化,成为美国大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在牛仔文学、艺术、影视作品和各种商业广告中,牛仔被神化、偶像化,致使牛仔的真实历史严重失真。

关于本成果的学术价值、应用价值和社会影响和效益,体现在如下方面:“美国西部牛仔研究”在内容上有些创新之处。第一,在美国牛仔的起源上,以“西部牛仔的先驱”为题作了较详细的论述。第二,对少数族裔牛仔集中进行了研究论析。第三,把两次牛仔罢工作为难点问题进行了较深入全面的论析。第四,对美国牛仔研究的“热点”问题和“争论”问题作了评介和论析,提出了三点看法。本研究探讨论析的“西部牛仔的先驱”、“非裔牛仔的贡献”、“西部牛仔的贬褒”、“美国牛仔的罢工”、“非裔牛仔”和“牛仔起源”等问题,此前国内还无人研究。在迄今为止国内尚无一本牛仔历史著作的译本的情况下,本项研究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书稿如能出版,作为学习美国史的参考书和了解牛仔的读物,会有一定的应用价值。主持人已经发表的阶段性成果已产生一定的社会影响和社会效益。发表在《历史教学问题》2014年第2期上的《在美国西部牧区殉职的牛仔》是约稿。发表前以此文参加了2013年春在河北大学举行的世界近代史研究会举办的学术研讨会,并登在研究会网站上。《光明日报》理论部见到该电子稿后,约稿发表。我以一稿不能两投为由婉拒,另写了一篇《历史上的美国牛仔》,发表在2013年8月13日《光明日报》第7版“理论·世界史”上。在《史学月刊》2013年第2期发表的约4万字的《美国历史上的牛仔罢工》、发表在《史学月刊》2015年第10期上的2万余字的《美国“牧牛王国”里的非裔牛仔》,在发表前提交给世界近代史研究会和美国史研究会的学术年会。尚未发表的《美国的非裔牛仔研究》和《七十余年的论争:美国学者关于牛仔和西部牧牛业的两种观点》等,也都提交给2012年和2014年世界近代史研究会年会,编入年会论文集和上了研究会网站,得以在较广的范围内交流,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和社会效益。如《美国西部牛仔研究》书稿能正式出版,社会影响会更大一些。

 

项目批准号:07BSS014

项目名称:美国西部牛仔研究

最终成果名称:美国西部牛仔研究

项目负责人:周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