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 唐代制举考试与社会变迁“最终成果简介

唐代科举考试有文举和武举之别,文举为尚书省的常科省试、吏部科目选与制举考试,制举考试由皇帝自诏,亲自策问,属于精英中选优,往往超资授官,以选拔“非常之才”。唐代制举考试与常举和科目选相比,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多样性和开放性,最大程度上网罗了不同种类的人才,照顾了社会各个阶层的利益,在中晚唐制举是最为重要的选拔贤能的考试科目,但长期以来学界没有给予制举研究足够的重视。早期研究唐代科举制度的铃木虎雄、东川德治、仁井田陞、罗龙治、侯绍文、卓遵宏、毛汉光等海外学者几乎都把关注焦点放在以进士科为主的常举考试,忽视了制举的研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傅璇琮、刘海峰、吴宗国、高明士、金滢坤等海内外学者的相关论著仍然将研究重点放在常举考试,对制举考试关注得非常不够。近年来唐代墓志资料的不断出土与公布,为学术界解决这些争论,提供了更多资料和可能。

唐代制举考试实行了两百多年,留下了大量制举对策的名篇,其内容涉及唐代赋税、田制、兵制、选举、朝政、藩镇、君民关系等方方面面。这些对策无疑是研究唐代制举制度与政局变化以及社会变迁的一个“富矿”,亟待发掘、研究。然而,目前学界对制举对策中涵盖唐代政局变化与社会变迁内容的研究尚处在起步阶段,多数研究仍然停留在认为唐代制举对策是空泛之谈,没有太大史料价值的陈旧观念上。仅有金滢坤、陈飞等少数学者关注到这部分史料的价值,并对唐代制举试策文体的形成与演变展开讨论,开阔了唐代制举研究的视角,打开了这一领域研究的大门。因此,本选题力图重新审视唐代制举考试,充分利用举人对策中评论时政、经济、文化、选举、军事等问题的第一手史料,将制举对策与政局变化、社会变迁联系起来,对相关问题展开深入研究,探讨制举考试与社会变迁的关系,还原历史原貌和真相,开启唐代制举考试研究的新热点,也为当今公务员选拔考试提供借鉴。

本选题主要分五章解决了以下几个问题,勾勒唐代制举考试与社会变迁的大致情况。

第一章“制举产生与制举分科”,主要探讨唐代制举考试与两汉魏晋南北朝察举制试策渊源的关系,分析两者的差异,解决有关唐代制举和制科产生的时间,梳理制科的基本特点。

第二章“制举分类”,以大量篇幅,利用新出土的墓志资料,挖掘传世典籍中的相关史料,逐一考订唐代制举科目的名称、及第人数,并对制举科目按照德行、才能和文学三大类进行了分门别类的梳理,分析了诸科在不同历史时期取人情况和影响,分阶段考察了不同时期科目设置和制举考试的特点,勾勒唐代制举分科特点。这一章是本选题的研究重点之一,总共考订了250多个制举科目,120多个科目有人及第,一改以往学界认为制举科目只有七八十科的错误认识,极大丰富了制举科目的认识,推进了学界有关制举科目的研究,对了解唐代制举选人有积极的作用,也是本报告的创建之一。

第三章“考试程序与内容”,对制举诏、皇帝亲试、考官、复核、等第及举人应举资格等有关制举考试制度、程序进行全面梳理研究,重点探讨唐代制举试策、诗赋等考试内容、文体形成和演变过程,以及唐代制举试策的时代特点,分析了制举对策演变的历史原因。笔者认为唐代制举试策在文体上大致遵循了一定的格式,但相对比较宽泛,在评判标准重文的情况下,对文体格式要求反而不是非常严格,举人在同科同场对策中往往可以采取相对灵活的格式。

第四章“制举与选举”,在大量考订制举及第人释褐和迁转的基础上,探讨唐代制举考试的等第与举人的释褐、迁转之间关系的变迁及其原因,旨在论述制举考试对士人释褐、迁转的意义,分析制举考试与吏部铨选之间的关系;通过分析唐代各个时期制举出身释褐和授官的差异,洞察制举考试地位的变化。本章重点对制举及第迁转、释褐三省属官中的校书郎、正字等基层清显官,拾遗、补阙等中层清要官,以及台寺属官侍御史等中层清要官的情况进行了考订和分析,探讨了制举出身在选拔此类职官中的优势,以及将来发展趋势。与此同时,还探讨了制举及第对释褐、迁转京县、畿县佐官,以及三府佐官等京畿地区基层清显官的情况,亦阐述了制举出身在选拔此类职官中的优势,以及将来发展趋势。从而丰富了学界对制举及第在选举中对士人释褐、迁转的意义有了全新的认识,特别是制举在中晚唐“定科”化之后,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科逐渐成为进士及第者释褐、迁转的主要途径,属于精英中选优,一旦此科及第往往是优与、超资授官,多位列卿相,仕途十分光明。研究表明,唐代制举考试科目的多样性、考试对象的开放性以及皇帝亲试等特点,可以按照政局变化、皇帝喜好,随机设立科目,不次选拔非常之才,弥补了吏部铨选和常举取士名目的固定、僵化,不便选拔专精、拔萃之才的缺陷;唐代制举考试总体上增进了士子的释褐和迁转的速度,对解决铨选失序、缓解“滞选”,起到了不次选拔“非常之才”的作用,张柬之、刘幽求、张说、张九龄、元稹、牛僧孺、裴度、崔群、皇甫镈、元稹、李宗闵、崔慎由、裴休很多名相都出自制举考试。这部分的研究尤为重要,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学界的空白,为本选题研究的重点和最大贡献。

第五章“制举与社会变迁”,重点探讨制举对策中有关科场案、贤明政治、兵制变化、朋党之争、宦官专政、藩镇割据、政局变化等问题,剖析制举对策与士大夫群体意识形成、社会意识变迁的关系,还原制举对策与社会变迁的关系。本章从制举考试面向的主要群体“子大夫”入手,探讨中晚唐士大夫群体的社会意识的增强与政局的关系,从思想、文化和政治等领域深入分析,进而说明制举对策对士大夫关心天下事物,参与国家管理的社会意识不断增强都起了很大促进作用。因此,在制举对策中士大夫阶层苦诋时政,对当朝的宦官专政、朝官失职、朋党倾轧、藩镇割据等严重的社会危机,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并提出了改革良策,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朝野革新求变的思潮。举人对策深刻批判和剖析了中晚唐所面临党争、藩镇,以及宦官专政等紧迫的社会问题,引发了制举科场案、政局变化和朋党之争,充分体现了制举考试对社会变迁的影响。特别是牛僧孺在制举对策中对削藩问题的消极态度,直接影响了后来牛党对藩镇和外族问题的态度,对中晚唐政局产生了很坏的影响。本章的一个重要贡献在于纠正了以往学界认为制举对策都是应试性的空泛之谈,史料价值不大的问题,研究表明制举对策与唐代社会变迁有着紧密关系,制举对策时政性很强,举人对策关注社会时政问题的程度,可反映社会风气开明与否。笔者便利用这些制举对策,结合其他史料,对相关问题展开了深入得到探讨,从而发掘了制举对策中研究唐代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相关制度史的丰富史料,并提供了研究范例。

该选题试图从研究方法、视野、深度等方面寻求大的突破和创新。首先,目前学界熟知的史料已很难取得大的突破,如何最大限度地搜集新出土的唐代墓志、文书等新资料,通过文献学、考据学、史料学和历史学的研究方法和视角,解析、考辨史料的源流与真伪,逐一考定制举科目的名称差异、设置时间及其及第情况,弥补传世文献记载的不足,分析制举诸科考试内容的差异,重构其基本轮廓,从而实现对资料收集、解读的突破和创新。其次,同时利用统计学的方法,对制举诸科及第者的人名、籍贯、入仕状况进行统计分析,用大量统计数据来说明制举科目设计与时政的关系、科目的数量与多样性、及第者的社会阶层与社会流动关系、制举及第与铨选的关系等问题。再次,用文学、文献学的方法分析制举策问、对策等原始资料,探讨制举试策文体前后期的演变过程,考察其内部结构的前后变化,实现对现有文献的最大利用和深层分析。最后,用历史学、政治学和社会学的方法分析制举考试与唐代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等方方面面的内在联系,探讨制举考试与士大夫的社会意识、兵制、藩镇、宦官专政、朋党,以及科场案等社会问题的相互影响,剖析制举考试与社会变迁的关系,检讨学界对相关问题研究的误区,实现研究视角的创新和深度的拓展。

本选题非常新颖,分五章全面、系统地研究了唐代制举考试分科、考试内容、程式,以及制举与选举、政局变化、社会变迁的关系,开拓了科举研究的新局面。本报告中的部分内容已经发表,并被相关报刊资料转载,引起了学界的广泛关注。如主持人的《试论唐代制举试策文体的演变》一文,发表在《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4期,后被人大复印报刊资料《魏晋南北朝隋唐史》2012年第1期转载。主持人的《中晚唐制举对策与政局变化——藩镇问题为中心》,发表在《学术月刊》2012年第7期,后又被人大复印报刊资料《魏晋南北朝隋唐史》2012年第6期转载。本报告中的部分文章,已经收入主持人的专著《唐五代科举的世界》,对外经贸大学的张小锋教授发表了题为《<唐五代科举的世界>评介》的书评(《中国史研究动态》2015年第3期),指出该书有三个鲜明的特点:一是视野开阔、二是富有创新、三是资料翔实。

总之,本研究报告是唐代制举研究的开山之作,视野开阔、新见迭出、考证翔实,立论充分,逻辑严密,富有历史智慧和现实意义,是研究唐五代科举考试制度的重要学术成果,也是研究隋唐史的重要贡献。

 

项目批准号:13BZS029

项目名称:唐代制举考试与社会变迁

最终成果名称:唐代制举考试与社会变迁

项目负责人:金滢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