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三百年来北京话的历史演变和现状研究”最终成果简介

北京话的形成比较复杂,与民族融合、方言接触、移民都有密切的关系,北京作为政治、文化中心,使得北京话处于独特的地位,它的语言演变也有独特之处,这样一种方言的演变和历史层次的研究对于世界语言演变研究来说具有重要的样本意义。

本课题主要研究三百年来北京话在语音、词汇、语法几个方面的演变情况以及当前北京话的使用现状。主要内容如下:

语音部分:

本课题语音部分共分为五章,主要从语音学史的角度讨论北京话语音系统及其形成、演变情况。第一章通过对“漦、二、缦儿、瀎泧”这四个词标音的讨论,阐述了辞书审音工作的三项原则,以及深入研究北京话语音对新时期辞书审音、订音工作的重要意义。第二章主要讨论“十三辙”和“尖团音”的由来。第一节“《儿女英雄传》与十三辙的来源”从北京话历史语料《儿女英雄传》中找到了十三轍來源的直接证据。第二节“《圆音正考》与‘尖团音’名称的由来”从原书的刊刻方面证明见于清代乾隆时期的满汉对音字书《圆音正考》(1743)中出现的音韵学名词“尖團音”中的“團”字应为“圓”字之误。第三章“论中古知、庄、章三组声母合流为北京话t?、t?‘、?的方式”指出,认为中古知庄章三组声母的合流过程是 “章”和“庄”先合流为照,然后照再和“知”合流,“知”和“章”先合流,然后再和“庄”合流这种说法不能成立,而应该是知二和庄组、知三和章组先分别合流,然后这两组再最终合流为[t?]、[t?.]、[?]。第四章“桓欢(-on)类韵为近代北方方言普遍特征说”指出学界普遍认为的桓欢(-on)类韵从元代的《中原音韵》以后在北方方言中多已消失,而是基本上保存在南方方言中这种观点是不确切的。本章广泛勾稽近代汉语音韵史料,确认近代汉语北方方言保留桓欢类韵实际上相当普遍。第五章是北京话语音学史专题,都是论证北京话语音史研究中的文献的重要地位和作用。认为著名语言学家魏建功先生对北京话音系历史来源的探索有一些值得注意的观点:利用辽陵石刻哀册韵文资料推测北京音系的形成时期是在辽金时期,辽代的北京音乃是当时俘获及依附汉人及辽金胡人学说汉语的混合语。

词汇部分:

在北京话词汇方面,本课题主要集中在四个专题,一是词缀研究,二是儿化研究,三是二字词使用考察,四是称谓语研究。词缀研究有第一章“北京话准词缀研究”和第二章“论北京话的‘-子’、‘-儿’、‘-头’”两章。“北京话准词缀研究”运用“语法化理论”分析研究北京话准词缀。指出准词缀具有生成新词能力强、语义虚化、表达类义、定位黏着等特点,准词缀具有派生构词、转类及标记词性、抽象化这三种语法功能。 本章还从词缀化和流行词这两个角度,对准词缀进行动态研究。“论北京话的‘-子’、‘-儿’、‘-头’”则对北京话三个典型的词缀“子、儿、头” 在构词中作用的演变情况进行考察,对三者在结构类型、语义类型、儿化与否几个方面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本章对以往的研究做出了重要的补充和修正。比如通过对京味比较浓的相声材料的分析,找到了儿化的一些规律所在,探讨了是否儿化的内在因素的制约。第三章讨论北京话儿化的语法意义及社会文化内涵。第一节“北京话儿化词语阴平变调的语法意义”讨论了北京话单音节重叠式“AA儿”的重叠部分变阴平即构成副词这种现象。指出这种阴平变调只出现在状语位置上,且不以本调的调类为变调条件。其变调的实质是高调化,高调化是汉语方言中普遍存在的一种小称形式。儿化并变阴平构成副词是北京话当下正在发生的演变。在当代北京话里,阴平变调不仅用于构成“AA儿”重叠式副词,“儿化”加“阴平变调”作为一种生成副词的语法手段,也扩散至双音节重叠式以及其他词类的词语,用以构成副词。这种阴平变调叠加在小称后缀之上,是带有小称意义的副词标记。第二节“北京话儿化的社会文化内涵”指出儿化是北京话最突出的方言特征之一。儿化是语音现象,也是词汇现象;既是语法现象,也是修辞现象。在北京实际口语中,特别是老北京话里,儿化出现频率高,涵盖范围大,作用非常重要。儿化是北京话,是古都北京极为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蕴藏着丰富的社会人文信息,应该进一步发掘和整理,尽最大努力保护和传承。第四章“北京话二字词使用情况调查”选取1921个老北京话二字词,调查这类优势词汇在京籍大学生中的传承情况。第五章研究亲属称谓的地理分布与历史发展,包括“‘母亲’称谓的地理分布与历史发展”和 “‘外祖母’称谓的地理分布与历史发展”两节。第六章“北京话辞书述要”介绍了北京话的辞书。

语法部分:

语法部分有十章,主要讨论了语法范畴与语法标记的形成与演变、虚词的演变、常用句式的演变及形容词和动词的重叠形式。

第一章讨论北京话新生的语法手段,从动态呈现语法的角度,讨论了北京话当前正在发生的一些形态句法变化,包括定冠词(definite article)“这”和不定冠词(indefinite article)“一”的产生、从句标记(subordinator)“说”的产生和小称儿化构形功能的产生。文章以一百年来形态成分不断产生的实例说明,汉语的句子结构正在逐步严密化,这是汉语发展的一个趋势。

北京话语法的演变不是孤立的,常常与语音形式的变化构成互动关系。第二章“语音与语法:北京话轻音和语法演变的关系”论证了语法化与语音的关系,指出北京话在语法化的过程中,轻音(包括轻声和语句轻音)发挥了重要作用,是极为重要的形式标志和变化动因。北京话的后缀与轻声有着天然的联系。“了、儿、头”等后缀是由实词虚化得来的,它们都与轻声有关。北京话的助词“的、得、了、着”,语气词“的、了、呢”,代词后缀“么”均收央中元音,明显是轻声音变,是央元音化的产物。

第三章讨论了北京话代词的演变。

虚词是汉语的主要语法手段,北京话的很多虚词在三百年中发生了很多变化,本课题集中讨论了一些常用虚词的语法化路径,并进一步探讨了其语法化的机制。

第四章讨论“又”“也”“还是”“够”几个副词的演变,总结出“从重复到强调”、“从选择到意愿” 和“从达到到超过”几个语法化路径。第五章以传信语气词“呢”为例,讨论北京话语气词的演变,首先从话语角度考察“呢”的特征,认为“呢”具有事态性和情态性两方面的特点,它既与句子的状态有关,又与说话人的主观态度有关,在不同类型的句子中表现出不同的功能。本章尝试对各项功能的来源及相互关系作出解释,并讨论了“呢”与其他传信语气词“的”、“了”等的区别。

第六章讨论北京话后置词的演变,讨论了汉语动源后置词语法化的类型和机制,认为汉语动源后置词主要有言语义动词、起止义动词和思考义动词三个不同的来源,其语法化都经历了去前景化的过程,与其相配合的前置词则经历了单一化的过程。动源后置词的语法化与其特殊的赋元作用有关。一些后置词会进一步语法化,主要有两个语法化方向:a.后置词>话题标记>停顿标记;b.后置词>语气词。另外还讨论了“动词-里”的语法化,以当代北京口语为考察对象,讨论单语素方位成分“里”直接附着于动词后的现象。指出,北京话里“动词-里”是一个构式,整体上用于表现完成的动作或行为,其中的“里”词汇意义衰减,进一步虚化为动词的附缀。语义上,动词后的“里”已经开始从表达空间关系向表达时间关系转变。“动词-里”构式的形成以及“里”语义和功能上的演变是语用原则作用的结果。

第七章讨论北京话连词的演变,将连词的功能区分为真值语义表达和非真值语义表达两类,着重讨论了非真值语义表达的话语功能以及认知基础。通过对口语对话中连词用法的分析,提出,认知上的象似性不仅反映在汉语的语序方面,而且投射到汉语的话语组织手段方面。

除上面一些实词虚化产生了一些语法范畴外,一些虚词和短语虚化之后也成为标记成分。第八章主要讨论了北京话话语标记的形成。“话语标记‘就是’的语法化”讨论“就是”类成分的话语标记功能,认为作为话语标记的“就是”其语篇组织功能是将一个不在当前状态的话题激活或将背景信息激活,包括确立话题、自我修正、标记迟疑和明示几种功能。“就是”的各种话语标记功能与其确认功能有密切的关系。“话题标记‘就’的语法化”一节认为“就”在口语中具有引出话题的作用,是典型的前加性话题标记。话题标记“就”有介词和副词两个来源,副词来源的话题标记“就”是副词言域用法引申的结果。“疑问标记‘是不是’的虚化”一节首先考察“是不是”表达式在问与答这个互动过程中的功能,认为“是不是”在话语中主要有寻求未知、确立共识、建立互动、邀请和回馈信号四方面功能,然后考察这些不同功能与“疑问”之间的语义和功能联系,指出“是不是”在共时系统中的功能差异,体现了虚化过程中不同阶段:焦点疑问>命题疑问 > 交际疑问 > 话语-语用标记,虚化的过程同时也是交互主观化的过程。

构式的演变也是语法演变研究的主要内容。本课题集中讨论了包含否定性形式的主观量构式、“NP了”构式、“他的老师当得好”句式和被动式的特点和形成机制。沈家煊(1999)认为“一会儿”是个时间上的极小量,“不一会儿”是连这个极小量都达不到,意思好像有所差别,其实都是表示时间极短。“一会儿”比“不一会儿”的分布范围广,形成了一种扭曲关系,其中“不一会儿”中的“不”可看作极小量词表示负值的一个标记。第一节主要考察了“否定词+数量词语”这一主观量表达形式在历史上的使用情况,并尝试从语用和认知上对主观量的形成作出解释。“NP了”构式以往也有一些研究,但根据对北京口语的观察和分析,发现其内部构成和句式意义比现有的描写更为复杂,用“推移性”解释“NP”也不足以说明这种句式语义上的差别。第二节在吸收借鉴已有成果的基础上,通过对语言事实的深入发掘,重新梳理和审视“NP了”的构式类型和成句条件。“他的老师当得好”句式更是形式语法和功能语法都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第三节从实际语料出发,讨论“他的老师当得好”类句式的形成过程和形成机制,并试图揭示其背后的动因。认为这类句式是由“他当老师当得好”类动词拷贝句式经过插入“的”和删除第一个动词这样的句法操作形成的,也可看成是一种糅合类推,其动因主要是语言的经济原则。第四节通过大量的语料统计,分析了北京话的被动式发展机制。

第十章讨论形容词和动词的重叠。第一节“北京话AABB式形容词语用研究”选择100年前出版的京味小说《春阿氏》中尚未被辞书收录的22个AABB式性状类形容词,尝试对其进行语用分析,结果发现:这类词语较好地表现出了四个方面的语用效果:强化语义程度,贴切描摹状态,协调节奏韵律,舒缓表达语气。同时还发现:这类词语有的已经消亡,有的使用活跃,有的趋势不明显。第二节“汉语单音节形容词重叠式的方言差异及历史发展”以长江为界,南北方言在单音节形容词重叠式的地理分布、表达小称义的语法手段以及充当句子成分时与“的”字的共现规律等方面呈现出明显的差异。这些语言现象的方言分布差异与其历史发展过程密切相关,总的规律是较早出现的语言形式倾向于分布在长江以南地区,较晚出现的语言形式倾向于分布在长江以北地区。长江线是汉语方言重要的分界线,其划界作用在形容词重叠式方面表现得十分显著。

文献部分:

北京话有比较丰富的历史文献,这些文献反映了当时北京话的面貌,也反映了作者的风格和特色,本课题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探索。“清末民初北京话的文学风格与语言特色”以著名京味小说作家徐剑胆的小说《迷途》为例,窥探清末民初京味小说的文学风格和语言特色,特别是详细分析了语言表达方面使用大量的儿化和特殊重叠构式、利用异型词语活泼表达语义等方面的特点。“《儿女英雄传》抄本和初刻本评介”讨论了该书的作者、版本与语言校释说明和该书的社会小说性质几个问题。“《北京》介绍”介绍了民国时期社会小说《北京》的作者、内容和研究价值。

本课题的基本观点是,今天的北京话是东北旗人话和北京老话融合起来的,北京话的语音词汇语法中包含了满语、蒙古语的成分,也包含了其他方言的成分;北京话的演变速度越来越快,这与北京的特殊地位以及近些年来北京外来移民的加速增长、汉语规范化的进展、全民文化教育水平的全面提高等因素有直接的关系;当代北京话在语音、词汇、语法等方面都体现出一些特点,并有向普通话靠拢的趋势。

北京话的形成比较复杂,与民族融合、方言接触、移民都有密切的关系,北京作为政治、文化中心,使得北京话处于独特的地位,它的语言演变也有独特之处,这样一种方言的演变和历史层次的研究对于世界语言演变研究来说具有重要的样本意义。

本课题在北京话历史文献搜集整理方面,出版了《明清、民国时期珍稀老北京话历史文献整理研究丛书》,本套丛书的编辑出版以“调查、整理、传承、研究”为基本方针,分小说、音韵、歌谣三大部分。小说部分以明清民国时期京味小说为主,涵盖损公、徐剑胆、冷佛、文康等人的代表作品。音韵部分,包括记录明清民国时期北京语音的一些韵书、字典。歌谣部分,包括《一岁贺声》《孺子歌图》等歌谣、吆喝。该丛书抢救了一批珍稀的北京话文献,保留了当时的北京话,反映了北京话的历史变化,记录了当时北京社会生活状态、风俗文化、人情世故。在学术界产生了极大影响,《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对此做了专题介绍。

 

项目批准号:10AYY005

项目名称:三百年来北京话的历史演变和现状研究

最终成果名称:北京话的历史演变和现状研究

项目负责人:周建设 史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