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明代北京营建史”最终成果简介

一、研究意义及目的

城市,正如人们从历史中所洞察到的那样,是“权力与文化之最高聚集点”。历史传统文化积淀深厚的中国,其史上之名都胜邑,无不在一定程度上彰显出这一特性。历代专制王朝及帝王,无不竭国家之力,倾力营造恢弘壮阔的都城及寝陵,“非壮丽无以重威”,通过庞大的物料采办、夫役垛集等国家动员,竭力营造出一个“神京翼翼”的城市形态,重塑出一个“四方之极”的伟大帝京,并以之作为彰显权力、隐喻政治合法性的权力/文化景观。

在古代都城营建这一特殊地理/文化景观的塑造过程中,权力景观渐次布局,文化空间日渐生长,社会经济日趋发展,城市形态逐渐演进,都城进入了渐趋稳定的发展时期。从城市形态的角度来观察,城市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协调和反映更广阔社会进程和更大社会结构的一个重要因素。因此,在城市史的研究中,城市不应仅被视为是一个场所,它更是一个进程。加强对城市形式背后的城市进程研究,将有助于深入理解城市形态演进的真正内涵,并揭示其背后广阔的社会进程和更大社会结构变动的深刻背景。中国历史上的都城营建,提供了研究和考察中国古代都城城市形态演变的众多丰富样本材料。但遗憾的是,周、秦、汉、唐、两宋以来之镐京、雒邑、咸阳、长安、东京、临安,多迭遭兵燹之毁,又罹水火之患,或宫阙灰灭,或城郭崩毁,甚或基址沦褫,地面建筑多已无从考察,加以文献湮灭离散,考察复原多有缺憾,给研究上述历史文化名城的城市形态和复原其历史文化景观都带来了相当大之困难。

明代北京营建,作为中国近古以来最大的都城营造范例,上追唐宋,来肇今基,是迄今中国古代都城中留存遗迹最丰富的古代都城。其城市基址基本完整,格局犹在,且文献史料丰富,留存实物遗迹资料甚多,为今人研究提供了扎实的文献基础和可靠的考察资料。城市(尤其是中国古代都城)这一独特文化景观的塑造,首先须有赖于支撑城市空间建设的建筑材料,建材是城市文化景观形成的物质基础。明代北京营建这一宏大的城市形态演进过程,在中国古代建筑材料较单一、建材技术不发达的历史背景下,必须依赖于天下四方之徵输,其物料采办,是奠基神京景观塑造的最重要因素。因之,研究明代北京营建,首要的基础工作须全面系统梳理并考察明代北京营建中的物料采办诸问题,理清这一问题,才能总体把握明代北京营建的不同分期及各时期的营建特点,进而始能复原明代北京的营建过程,在此基础上廓清明代北京的城市形态演进。此为本项研究选题于此的最重要目的及意义所在。

二、研究的主要内容

本项研究关注于明代北京城市形态演变的最初物资基础——物料,即复原明代北京营建中最重要的物料采办的全过程及其影响。以明代北京营建中的最重要物料采办皇木、砖、瓦、琉璃烧造及采石为中心,就上述物料采办的所涉地域、采办方式、采办员役、采办过程、采办规模、经费筹措及其历史影响等各方面进行了论述,初步对明代北京营建中的物料采办这一研究方向作了第一次较为系统、全面和深入的研究。

研究背景。有明营建北京,“敕冬官,洎内外文武百,执事经营于兹。而凡民庶、士卒、工匠之流,莫不骏奔子来,趋事赴工,罔敢或后”;其营建物料,“采造之事,……其事目繁琐,征索纷纭。最钜且难者,曰采木。岁造最大者,……曰烧造。”此外,又有采石、烧灰、取土、取办颜料、苇课、苎麻、金箔等各项杂料之举,征索殆乎四时,纷扰几于天下。明代北京营建中的物料采办诸役,不仅是研究明代北京城市形态演进的基础,也是一个剖析明代社会经济发展变迁的鲜活样本。其所涉及之地域之广大,动员人员之广泛(皇帝、内府监宦、中央官僚、军队卫所、地方政府、各色商人、民夫、军士、工匠、罪囚),规模之庞大、花费之钜、采办形态之多样、持续时间之久,有明一代,任何其他大型营建工程和经济活动都无法与之比拟。上述营建物料采办中的诸多具体问题及其社会历史影响,亟需做一全面系统整理和深入研究。

研究内容的界定。本研究之内容,主要涉及到对明北京营建中三项最为繁钜之物料采办项目,即皇木采办、砖、瓦、琉璃等料件烧办及采石之研究。该三大项物料,主要应用于京师官式建筑及公共工程的修造上。按《明会典》所载,举凡内府(紫禁城宫殿及各禁苑)、城垣(皇城、京城)、坛场(圜丘坛、方泽坛、朝日坛、夕月坛、雩坛、神祇坛、先农坛、先蚕坛、太社稷坛等)、庙宇(太庙、历代帝王庙、文庙等)、公廨(文武府部各衙门官署及在京诸卫等)、仓库(京仓、通仓及内府诸库等)、营房(在京诸卫营房及骆、马、象房等)、山陵、京师道路、沟渠、桥梁之修造、维护,皆属工部所掌营造之范围,其范围即明北京营建所涵盖之范畴。以上诸项建筑之修造、维护,须采办木植、砖、瓦、琉璃等料件、石料及诸色杂料不等。从持续时间上来看,明代北京营建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这一过程贯穿了北京作为明代都城之确立、营建、展拓、巩固、维护等一系列进程,在此期间,为上述营建而行之物料采办活动亦不时进行。

主要研究内容。本项研究主要分四部分,前三部分主要分类研究皇木、烧造及采石等三大物料的采办,第四部分尝试从宏观角度审视这一系列大型物料采办活动的历史社会影响、建筑史背景及景观演变过程。

第一部分关注明代北京营建中的皇木采办。皇木是明代北京营建的最重要建材基础,这是由中国古建筑的特点决定的。理清明代皇木采办的全过程及其采办规模,对划分明代北京营建分期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在该部分研究中,首先讨论了“皇木”采办之范畴,明代皇木采办基本可归纳为由官方主导的主要用于皇家、都城、中央政府以及其他特敕工程修造和成造内府器皿等用途的大规模木材采办活动,并对明代皇木的材质从植物学上做了初步之归类;根据明北京营建的不同阶段,将皇木采办进行了分期;依据文献检索并结合实地考察,初步复原了明代皇木采办的主要地域,并考订其运输路线,在此基础上绘制了明代皇木采办所涉地域及输运路线图;依据具体采办方式之不同,将皇木采办划分为官办采木和召商采办两大类型,重点研究了官办采木中的督采方式及召商采办中的召办方式,并对召商买办方式下参与采办的商人进行了初步研究;初步梳理了明代皇木采办的过程,并将其划分为勘察、采伐、运解、贮用等四个阶段;分析了前后期采办过程中中央—地方动员机制之变化;初步总结了前后采办规模和经费膨胀的情况,编制了中后期以来历次宫殿重建西南三省(四川、湖广、贵州)采木数量及费用统计表;并在分析明中后期财政税收体系变迁的基础上,理清了中后期三省采木经费筹措的复杂渠道,绘制了中后期三省采木经费筹措及使用过程图。

第二部分即砖、瓦、琉璃烧办研究。砖石建筑材料的大规模使用,是元明以来中国地面建筑材料的重大变化,这一近古以来中国建筑材料变革的趋势,在明代北京营建物料采办过程中有着极为显著的表现。本部分及第三部分即重点研究这两大类物料的采办。通过对烧办供应范围和烧造构件之分类,划定了烧办之范畴;结合文献及烧造铭文之分类,勾勒出前后烧造地域空间变化的大致时间序列;从明代赋役制度变迁,考察其烧办方式的变迁及其对烧造地域调整的影响。其前后烧造地域,随烧办方式的变迁,逐渐由永宣时期遍及黄淮海平原、太湖流域及长江下游江南丘陵的河南、山东、南、北直隶、江西等上述布政司、都司卫所等沿水道便利烧造地方,到嘉靖中期以后烧造基本上集中在以临清为中心的城砖烧造、以苏州为中心的金砖烧造、以京师琉璃厂为中心的琉璃烧造等数处烧造中心。依据官方介入烧办过程程度之深浅,将烧办大致划分为官办与商办两种烧造方式,并重点探讨了官办烧造中典型的官手工业模式——官窑烧造方式的前后变迁;对商办烧造方式下召办烧造的运作机制进行了总结;并对权贵资本参与商办烧造之新变化进行了分析;初步整理了明代砖、瓦、琉璃之烧造、勘验、运解、贮用等系列烧办过程;对罪囚运砖和漕河顺带砖料制度的变迁进行了梳理;依据文献记载,首次初步估算出明代京师内外城垣的用砖规模;对中后期临清烧造经费的来源进行了考察;依据现有史料首次绘制出了明代北京营建烧造所涉州县分布图;从现存地方志资料索隐明代烧造银由杂役摊入丁田赋这一典型的赋役制度调整之始末。

其三即石料采办研究。通过实地考察及文献检索,界定了明代北京营建采石供应之范围、石料材质及石作分类;首次全面梳理并考订出明代北京营建石料的主要采石产区;依据《明实录》及地方志等资料,整理出明代北京营建采石大事年表,以此划分出明代北京营建采石与上述采木及烧造稍微不同的采办分期,并绘制出了石料开采来源地图;将石料采办过程划分为勘察、开取、运解、贮用等四个过程,初步复原了明代大型石料开采的基本过程;对石材采办中的诸多员役进行了分类归纳研究;初步对明代北京营建中的采石规模及其经费筹措做了研究。

第四部分以多维宏观视角审视明代北京营建物料采办及其历史影响。从社会经济史的角度考察物料采办中国家动员能力的消长。其前期物料采办中巨大超强的国家动员能力,依靠的即是其强势的专制国家政权统治力量;中后期以来采办方式的变化,见证了明代国家力量动员逐渐弱化、社会控制日渐宽松、社会日益多元化的趋势。其社会经济发展及赋役制度变化,直接导致了采办方式的调整。采办经费的筹措尤其是巨额的采木经费,对明代后期财政税收体制之紊乱有极为密切之影响。采办对漕运体系亦有较大破坏。从建筑史的角度思考物料采办中建筑材料的新变化以及中国近古以来的建材变革及其原因。明代北京营建中的砖石物料采办,是近古建材变革的最重要表现,持续大规模的烧造、采石活动,亦刺激了民间建筑砖石材料的使用。上述建材变革的实质,既是其时社会经济发展推动的结果,亦是明代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超越前代的一个标志。从景观地理学的角度观察明代北京营建物料采办中的景观互动演变及其自然、社会文化推动力量。明代北京营建中的物料采办,不仅是一段庞大的物料采办活动,亦是一场规模宏大的国家/社会动员过程,更是一场给近古城市/乡野带来巨大变动的景观重塑运动。通过物料采办,呈现了一系列并非对等的互动式景观塑造过程:上自皇帝、官员,下至军民夫匠乃至罪囚的万千社会动员与参与,最钜且难庞大持续的物料采运,神京翼翼的北京城市文化景观得以主动创造,而诸多物料采办地方的景观则被被动重塑。明代北京营建中的物料采办及营建过程,就是专制权力通过营建都城这一文化景观塑造以重建政治合法性进而强化政治文化认同的宏大社会进程。

三、学术价值

本项研究成果,是对现有明代北京城市史研究的扩展和深化。目前,尚无专门研究明代北京营建的论著,已有的论著多偏重于规划设计思想及建筑沿革等城市形式方面的讨论;另有部分研究涉及到营建物料的一个或多个方面介绍,既不全面,亦欠深入。本项研究成果,第一次全面系统梳理了明代北京营建物料采办的最主要物料及其完整的采办过程。以物料采办为纲,通过对纷繁复杂的物料采办过程之梳理,考察其前后采办动员模式和采办方式之变迁,索隐期间专制集权制度之消长和社会经济形态之演变;理清其前后采办经费之来源和筹措渠道之变化,进而揭示其与明代财政税收体系之变迁和中后期财政危机扩大化之关系;并观察物料采办这一巨大的景观演变过程中的权力/文化认同。上述研究,是对明代北京营建物料采办的第一次系统全面整理和研究。上述研究,对进一步深入研究明代北京营建过程,将奠定更坚实的基础,在本项研究基础上廓清明代北京的城市形态演进,真正全面系统的复原明代北京的城市形成过程,将会首次将中国现存古都之一北京的明代营建过程揭示清楚,将为中国城市历史地理和城市史研究提供一个营建过程基本清晰、城市形成过程相对完整、研究价值无比宝贵的中国近古以来最大都城营建范例。为明代北京城市史研究,提供了进一步深入研究的基础,对于丰富和深化中国古代都城形态史研究,亦提供了一定的借鉴意义。

以上述研究成果为基础,绘制了三幅明代北京营建物料采办及收贮地地图,以历史地图的形式直观展示明代北京营建物料采办的产地、收贮地、运输路线及其前后地域调整,是具有一定历史地理学价值的专题历史地图。

上述研究成果,为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提供历史参考,对明清北京城及其重要建筑遗迹的保护提供历史依据;为紫禁城、十三陵等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研究,提供了清晰可靠的物料产地及采办流程等有效信息;并为苏州金砖烧制、临清明清城砖烧造、大石窝采石工艺、浚县花斑石开采等物质/非物质文化遗产工艺及技术传承提供坚实的史料文献基础。

 

 

项目批准号:10CZS042

项目名称:明代北京营建史

最终成果名称:明代北京营建史——营建物料采办研究

项目负责人:王毓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