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基于字体分类的甲骨卜辞缀合研究”最终成果简介

  甲骨缀合是近年来甲骨学研究方面成果迭出方兴未艾的重要研究领域。从1917年第一版缀合产生至今,甲骨缀合工作历经了近百年,却依然蓬勃发展,常缀常新。通过甲骨缀合,带动了与之相关的语言文字和历史考古等多种学科进步,为甲骨学进步提供了创新的源泉。

  以甲骨卜辞字体类型为线索进行甲骨缀合,是一种被广泛证明确实可行的缀合方法。致力于甲骨缀合的学者,往往都需要具有一定的甲骨卜辞字体分类的知识,以此来缩小缀合材料的范围,而通过字体的不断细致区分还可以进一步缩小缀合范围。将甲骨材料按字体类型进行划分,可以使得材料整理工作化繁为简,取得显著成绩。

  本项目是一次将系统地甲骨卜辞字体分类与甲骨缀合相结合的尝试,取得了一些规划内的项目成果。基于字体分类进行缀合,首先需要对甲骨材料进行全面的分类整理,在此基础上才可以进行下一步的工作。因此,项目首先全面辨识了每一片甲骨类型,继而将同一类型的甲骨卜辞加以聚合整理,并在此基础上细致比较字体类型差异,努力寻求相同类型,以此提高甲骨缀合的可能性。与此同时,我们也广泛开拓甲骨卜辞字体分类成果的各方面价值,深入挖掘甲骨缀合成果的深刻内涵,努力提升项目研究的各方面价值,产出更多成果。

  在项目完成后,产生了两项最终成果:成果一、专著《殷墟甲骨刻辞字体分类表》;成果二、研究报告《基于甲骨字体分类的甲骨卜辞缀合研究》。以下我们逐一进行介绍。

  最终成果一:专著《殷墟甲骨刻辞字体分类表》

  专著《殷墟甲骨刻辞字体分类表》是项目进行缀合实践的基础数据库,内容为对五种主要甲骨著录书的逐片字体分类信息,共计收录了60803则甲骨分类数据。包括:

  1.《甲骨文合集》(1-12)39476则;

  2.《甲骨文合集补编》13450则;

  3.《英国所藏甲骨集》正编2674则+补61则;

  4.《小屯南地甲骨》正编4589则+附录23则;

  5.《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514则+附录16则。

  通过辨析字体风格并综合考虑卜辞内容、材质、缀合、同文、钻凿形态等多种因素,我们对每一片甲骨都进行了仔细类型辨别。本项成果既为下一步的缀合工作建立了良好的基础,也包含有自身独立的学术价值,能够方便学界对每片甲骨卜辞的类型情况有所认识,因此具有出版价值。

  专著《殷墟甲骨刻辞字体分类表》书前为“殷代甲骨刻辞分组分类简称、代号及时代对应表”,该表代表了本书所采用的分类体系框架。该体系框架是我们综合吸收了此前甲骨卜辞字体分类研究的各项成果,并结合本项目研究目标而编制设定的,即顾及到了理论上的系统性,同时充分考虑了实践上的可操作性。全书的分类体系基于“严格遵照分类标准,未详部分阙如不论”的思想,对能够辨别类型的甲骨卜辞,注重确定各种分类依据,对于因文字太少、字形模糊难辨、摹本摹写失真等情况的甲骨卜辞,则暂归未详。

  此外,该书还包含了对五部著录书中每片甲骨各种相关的整理信息。在进行分类工作前,我们逐片的对所有材料的各种情况全清查过一遍,这既是为了培养有更好的分`s\vl VE`s\vl V辞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同时也是一次基础材料的整理,对各种材料的基本信息进行汇总,包括缀合、重片、辨伪、选优等各项工作。本书将这些整理信息以各种符号信息标注于卜辞号码后,如以“+”表示该片甲骨有缀合(并在备注栏用P、Z、Q等字母标记缀合来源),以“="”表示该片甲骨在这五部书中存在重片,以“W”表示该片甲骨为误缀,以“伪片”字样表示该片甲骨为伪片。因此,本书即是一本逐片字体分类的专著,同时也汇集了过去材料研究中的众多成果。若以此书为据,也方面使用者进一步记载吸收新的成果。

  本项目的最终成果二:研究报告《基于甲骨字体分类的甲骨卜辞缀合研究》

  该成果是本项目研究过程中成果的汇集。包括了四个方面的内容:

  一、甲骨卜辞字体分类理论研究。该部分是对应用于甲骨缀合的甲骨卜辞字体分类体系做出的体系梳理。

  甲骨卜辞字体分类是甲骨文研究领域的重要分支,研究有年,需要梳理总结。李学勤先生早已指出甲骨卜辞分类的重要性,认为“卜辞的分类与断代是两个不同的步骤,我们应先根据字体、字形等特征分卜辞为若干类,然后分别判定各类所属时代”(《评陈梦家殷虚卜辞综述》)。而后,黄天树、彭裕商、方述鑫等多位学者都对甲骨卜辞的类型进行了详细研究,将甲骨卜辞划分为数十种不同的字体类型,使得过去的甲骨五期分类法被逐渐替代,推动了甲骨研究的细密。而近年来,蒋玉斌、门艺、刘凤华、刘义峰、崎川隆等一批青年学者着力于单类卜辞的研究,将甲骨卜辞字体分类研究推向了更加细化,也为甲骨卜辞分类研究增添了新的活力,使之更加趋于细致严密。对这些研究成果的吸收总结,是我们开始研究的基础,也是最终能够完成项目目标的理论基础。

  在总结了已有研究的基础上,我们的理论分析着重指向了什么样的分类体系对缀合更为有益的问题上。我们按照现时通行的认识,将甲骨卜辞分作王卜辞和非王卜辞两个大类。在两大类卜辞中,我们对一些字体类型内部还存在特征性字体的类型进行了重点分析,例如 组小字类、宾出类、出二类、何一类,过往的研究已经注意到,在这些类型内部由于风格等因素,仍然可以进一步进行划分。这些因素对于字体分类本身的价值并不十分显著,但对于甲骨缀合工作则十分有益。这部分的甲骨卜辞是我们进行本项研究重点关注的对象,通过字体分类可以大大缩小缀合的范围,因此我们进行了着重研讨。

  近出甲骨著录书字体分类表。该部分是对近期出版的8种甲骨著录书等所做的逐片字体分类表。

  该部分是对前述五部书外的一些近出著录甲骨材料所做的字体分类,包括:

  1.《殷契拾掇?三编》字体分类表  

  2.《国家博物馆藏文物研究丛书?甲骨卷》字体分类表 

  3.《云间朱孔阳藏戬寿堂殷虚文字旧拓》字体分类表   

  4.《史语所购藏甲骨集》字体分类表   

  5.《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藏甲骨集》字体分类表

  6.《北京大学珍藏甲骨文字》字体分类表  

  7.《俄罗斯爱米塔什博物馆藏殷墟甲骨》字体分类表   

  8.《旅顺博物馆所藏甲骨》字体分类表

  9.《上海博物馆藏甲骨文字》字体分类表  

  10.《笏之甲骨拓本集》字体分类表

  甲骨新缀23组。该部分是项目过程中产生的23组缀合成果。

  在项目过程中,我们通过字体分类极大的便利了缀合,最终的23组甲骨缀合成果是项目的主要成果之一。这些缀合包含有无名类、师历间类、典宾类、出一类、出二类、何二类、历二类等多种字体类型,在研究报告中,我们以图版的形式展现了缀合的摹本、拓本,同时还从字体类型角度做出了一定的分析。

  所涉甲骨材料整理成果的综合研究。该部分是项目研究过程中,基于字体分类成果和甲骨缀合成果所做的进一步研究。包括甲骨卜辞字体分类专题探研、甲骨文字释读和殷商历史探研三部分。

  甲骨卜辞字体分类体系更加完善,对每片甲骨的类型划分更加准确,这是本项目能够顺利完成的基础保障。因此,在项目进行过程中,我们一直持续关注甲骨卜辞字体分类工作。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通过细致的材料整理和分析,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写作了三篇专题研究论文:

  《殷墟甲骨文字体风格演进试论》:文章研讨甲骨卜辞各字体风格之间的内在联系和发展演变脉络。

  《<甲骨文合集>前六册中误置的历组卜辞》:文章讨论《甲骨文合集》中的一些甲骨卜辞由于类型误判而导致误置的情况。

  《甲骨卜辞不同字体共版情况的整理与研究》。文章探论甲骨卜辞不同字体共版情况所反映的各类卜辞之间的关系。

  对字体分类的成果和甲骨缀合的成果进行深入研讨,进一步阐发这些材料整理工作的研究价值,这是本项目的重要目标。在项目研究过程中,我们主要从甲骨文字释读和殷商历史探研两个方面进行了重点研究。取得了一些阶段性成果,写作了一些相关论文:

  《从字体类型看甲骨文“阜”字及字符“阜”的四种形体》:本文认为甲骨文字中的“阜”字及字符“阜”存在四种不同的异体,他们是由于甲骨文字体类型不同形成的。不同的甲骨刻手在刻写同一文字及字符时常带有自身的特点,刻写者的不同导致了甲骨字体类型的差异,而甲骨文字体类型的差异导致了“阜”字及字符“阜”出现了多种形体。从甲骨文来看,“阜”字来源统一,不存在两个不同的来源。

  《郭沫若甲骨文字考释遗珠一则》。文章通过最新的研究成果,重新讨论了郭沫若曾在旧著中正确释读的一个字,对相关卜辞的理解有了一定进步。

  《释甲骨文中的“绅”字》:本文通过分析甲骨卜辞中,不同字体类型中常常出现的“日”形与“田”替换的现象,认为甲骨文中被隶定为 的一字,实际上就是金文常见的“ ”字,也即后来的“绅”字。同时据以考证了商代的古申国,认为古申国的历史至少可以早至商王武丁时期(典宾类卜辞所处的时期)。

  《通过字体分类来看甲骨卜辞中“子”的身分属性》:本文通过对甲骨卜辞的字体分类,历时地来看待了“某”与“子某”之间的关系。认为“子”是一种获得性的身分,多位“子某”身分获得的时间也是不一样的。同时再结合大家普遍同意的观点——“子”与商王存在血缘上的关系,认为:商代社会中,血缘关系并不是身份地位的绝对保证,卜辞中大量出现的“子某”并不是随着他们的出生就具有了“子”的身份,“子”身份的获得可能与继承或征伐战功等功业有关,当时的统治环境下已经将个人身份与个人的贡献联系起来了,这对于商王朝的兴衰也许起到过十分关键的作用。

  《殷商祖甲时代历法改革的时机》:本文采用字体分类的方法,系统整理了与殷商祖甲时代历法改革有关的甲骨卜辞材料,通过数据统计和比率分析等多种方式,研讨了“正月”取代“一月”之名和“十三月”年终置闰制度被废除这两项历法改革的时机。认为祖甲的改革并不是在即位后就立刻进行的,而是经历了一段时间后才逐步开展起来的。其中,两项历法改革的实施时间也有所不同,废除“十三月”置闰制度在前,改用“正月”之名在后。祀典改革则是在两项历法改革之间开始进行的。这些时间先后实际上反映了祖甲改革各项举措具有内在承续关系。

  《从字体分类看商代卜辞中“十三月置闰制”的源始》:本文通过对甲骨卜辞字体类型的历时分析,认为“十三月置闰制”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于卜辞所反映的殷商时代,以前学者提出的武丁时期就有“十三月置闰制”的说法并不完全准确。从文章的历时统计分析来看,至少在最早期的五类卜辞时代,极可能不存在“十三月置闰制”。而只有到了典宾类和历一类时期,才开始有了明确的“十三月”记录,这时应到了武丁的中晚期。也就是说,从现在可见的材料来看,商王武丁时期是我们所知的“十三月置闰制”的源始。既然武丁前期没有实行“年终置闰制”,那么当时的闰法应如何呢?过去学者早已例举过武丁时期应该有“年中置闰制”的很多例子,特别是《合》20966与《合》20964+21310为 组小字类卜辞,说明武丁早期应该存在年中置闰。那么可以相信,武丁前期应该是“年中置闰制”单独实行,而后来才改为“十三月置闰制”和“年中置闰制”并用。

  《祖甲改革与贞人何》:文章通过对甲骨卜辞字体分类材料的分析归纳,并采用新的缀合成果,对殷商祖甲改革与贞人“何”的相关情况有了新的认识。认为殷商祖甲时期的改革是商代后期一件重要的大事,对当时社会甚至王朝的命运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在这场变革实施过程中,有人因改革而得利,有人则因改革而失势。通过对殷商甲骨卜辞的字体分类分析,发现贞人“何”等命运深受这场改革的影响,或正因为改革而失去了贞卜权力。贞人“何”等历经了整个祖甲执政时期,见证了祖甲改革的全过程,但其贞问的卜辞于祖甲改革时期前后皆有,却恰好隐身于整个改革期间,与改革完全无涉。这说明,改革过程中,要么是祖甲剥夺了贞人“何”等的贞卜权力,要么是贞人“何”等主动放弃了贞卜权力。这种微妙的时间节点,让我们有理由怀疑贞人“何”的隐现与祖甲改革应有关联。通过论证,我们对贞人“何”和祖甲改革都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同时,基于对贞人“何”与祖甲改革关系的全新认识,我们重新梳理了这位贞人的来龙去脉,将他的行止置于时代改革的历史背景下加以考察,系统描述了贞人“何”在商王朝中的兴衰,以及对时政产生的影响。

 

  项目负责人:莫伯峰

  项目批准号:14CYY056

  项目名称:基于字体分类的甲骨卜辞缀合研究

  最终成果形式和名称:《基于甲骨字体分类的甲骨卜辞缀合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