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罗兰·巴尔特‘法兰西学院课程’ ”最终成果简介

一、研究目的和意义:

研究目的:

罗兰·巴尔特自1977年起担任法兰西学院教授的巴尔特,对于这个时期的巴尔特,国内外学术界迄今尚缺乏专门和系统的研究。这个时期的巴尔特一共讲授了四门课程,此外还撰写了8篇与课程相关的文字,直至1980年2月他因车祸去世。这四门课程分别是:1.《如何共同生活:几种日常空间的小说性模拟》;2.《中性》;3.《长篇小说的准备(一)从生活到作品》;4.《长篇小说的准备(二)作为愿望的作品》)。

同时期8篇与课程相关的文字中有7篇收入由埃里克·马尔蒂主编的五卷本《罗兰·巴尔特全集》第五卷,另一篇收入《罗兰·巴尔特在法兰西学院》论文集。这些文本分别是:《研究工作与计划》、《法兰西学院就职演讲》、《如何支配一种话语?》、《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早早就睡下了》、《启动了》、《明室》、《新生》、《谈论所爱我们总是失败》;此外还有巴尔特提交给法兰西学院的前三门课程的“课程概要”。

本课题的研究目的,就是通过系统深入地研究巴尔特的上述四门课程,以及同时期与课程相关的其他8篇文字,首先尽量准确完整地了解巴尔特在法兰西学院时期的学术和思想内容,然后在此基础上作出研究者自己的评价。

研究意义:

巴尔特是20世纪法国重要的文学批评家和思想家。迄今为止,国内学术界对于他的了解主要是第一时期(早期文学批评和社会符号学阶段)和第二时期(后结构主义阶段),对于第三个时期(法兰西学院阶段)尚无系统研究。事实上,法国和英美学术界对于最后这一时期巴尔特的思想研究,也尚处在起步阶段,迄今只有为数不多的研究成果。

上述研究现状凸显了本项目的学术意义:深入了解巴尔特在法兰西学院的四门课程内容,以及他于同时期撰写的其他相关文字,能够帮助我们全面认识巴尔特在人生最后一个阶段的思想发展状况,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进一步对其整个学术思想的发展历程作出全面总结。

二、成果的主要内容和重要观点:

主要内容:

本项目以罗兰·巴尔特四门法兰西学院课程为主要研究对象,同时将这一时期的相关文本均纳入参考和研究范围。我们没有采用逐一研究巴尔特四门课程的方法,而是根据它们和相关文本所涉及的主要问题加以综合归类,提取出7个最具代表性的专题,分别进行较为集中和深入的研究。我们概括出的7章包括:1、巴尔特对授课行为的独特理解;2、“个人节奏”与社会伦理学;3、二元范式与“中性”;4、俳句的启示;5、为所爱之人作证;6、长篇小说与“小说性”;7、文学符号学。

第一章 授课行为

本章侧重研究巴尔特在授课行为中表现出的诸种独创性,以及这些独创性所包含的教学伦理。

授课行为离不开语言,而任何语言的陈述,都隐含着说话者试图对听话者施加影响、控制的愿望,隐含着说话者运用权力的愿望。巴尔特意识到教学中可能成为压迫性的东西,说到底不是它所传授的知识或者文化,而是我们用以介绍它们的话语形式”。因此他对授课行为的第一个思考,就是“话语在何种情况下、以何种方式能够摆脱一切控制他人的愿望”,他在《就职演讲》中特别强调:“在我看来,这种思考构成了今天开始的本讲席课程的深层计划”。

出于对教学伦理的高度重视,巴尔特在教学的各个环节都采取了独具特色的方法,希望在启迪新知和新思的同时,尽可能避免灌输式教学,充分尊重听众的独立思考。

第二章 个人节奏

本章旨在探讨两个问题:1.巴尔特在第一门课程中提出的关键概念“个人节奏”的具体内涵是什么?2.为何巴尔特将这个概念作为其“共同生活”的理想?个人节奏(ldiorrythmie)一词源自历史上希腊阿托斯山某种特殊的宗教修行和生活方式。在彻底个体化的孤独隐修与高度集体化的聚集修道这两种极端模式之间,阿托斯山的部分修道者选择了一种中间的、灵活的模式:他们虽然隶属于某座修道院,但各自拥有单独的房间,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安排每天的生活和修行,自行选择是否参加修道院的各项劳动,以及是否参加各种来拜仪式。

巴尔特虽然以宗教修行的“个人节奏”作为范例,但他讨论这个问题的真正着眼点在于世俗社会的“共同生活”。这门课程是继拉伯雷《巨人传》中的德廉美修道院之后,对个体与群体和谐相处模式的的一次新的探索。

第三章 中性

本章研究巴尔特在法兰西学院时期提出的一个重要概念:中性(le Neutre)。这个概念被巴尔特赋予了丰富的内涵,广泛涉及到语言学、哲学、伦理学、意识形态等诸多领域,因此成为了一个具有独创性思想。

巴尔特提出“中性”(le Neutre)概念,主要是针对结构语言学中的“范式”(paradigme),即A/B的对立关系。范式在语言中的基本表现形式为断言(affirmation),无论断言A还是断言B,就是将这两者对立起来,断言表述所包含着“显而易见”、“理所当然”,包含了傲慢arrogance有语言的地方就有断言和傲慢,同样,有语言的地方就有权力,而且说到底,断言就是权力的具体表现形式。巴尔特对西方文化强调对立、冲突的思维范式的反思由来已久:在我们整个西方盛行的是:意志、愿望的道德意识形态,包括:掌控、统治、生活、将自己以为的真理强加给别人,等等。

   正是出于对权力和语言结构之间这种内在必然关联的反拨,巴尔特才会在在法兰西学院的第二门课程《中性》里,专门讨论中性的问题。巴尔特把一切能够消解二元范式的东西都称之为中性”。他将“中性”定义为“既是A又是B”,以此强调中性的包容和多元性,并将其视为一种积极的价值。

第四章 俳句

本章研究俳句带给巴尔特的多重启示,尤其是关于审美和意指行为的启示。在第三门课程《长篇小说的准备(一)》的讲稿中,巴尔特用了82页的篇幅专门讨论俳句。

关于审美体验。对于熟悉西方文化和西方诗歌的巴尔特而言,俳句带给他的首先是一种崭新的审美体验。在分析松尾芭蕉、小林一茶、与谢芜村、池西言水等俳句诗人的大量作品时,巴尔特注意到俳句对于季节、具体事物、细微差异、偶发事件的敏感,与个体性、特殊性、感性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具有鲜明的审美特征。

关于意指行为。巴尔特认为西方人习惯于使一切事物无不沉浸在意义里,即便是简短的格言,也都被赋予了沉甸甸的意义乃至意识形态。而俳句最大的启示,就在于它对意义的稀释或“脱脂”。俳句是一种对眼前事物仅作单纯的即景记录,不附加评论,不附加意义,而是让事物保持其本身的单纯存在,每首俳句都是个体与当下即景的一次相遇,在讲述者的个体性与被讲述的当下即景之间,俳句不会去建立任何语义学意义上的联系。换言之,俳句既没有使意义固化,又并不离开意义。在符号的能指与所指之间,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空灵自由的关系。

第五章 为所爱之人作证

本章研究母亲之死对巴尔特关于长篇小说的思考所产生的重要影响。巴尔特的母亲于1977年10月25日去世,由于母子俩感情极深,因此母亲的离世不仅带给巴尔特巨大的悲伤,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也促使他重新思考来年将要讲授的关于长篇小说的课程。

 普鲁斯特的创作让巴尔特对长篇小说产生了一种全新的理解:“对于普鲁斯特来说:写作的用处在于拯救,在于战胜死亡:不是他本人的死亡,而是我们所爱之人的死亡。通过写作证明他们的存在,使他们永恒不朽,矗立于遗忘之外”。

 在研究了普鲁斯特将丧母之痛转化为文学表达的方式之后,巴尔特得出了几个关于长篇小说的重要看法:第一,他将自己希望创作的长篇小说定义为一种“爱的行为”;第二,长篇小说的目的不在于抒发感情,而在于承认我们所识所爱之人的正当权利,也就是(在宗教意义上)为他们作证,也就是让他们得以永生”。

第三,优秀的小说家懂得抑制悲伤,具体方法是不对悲伤作任何的解释和评论,避免将自己代入作品,从而达到升华和忘记自我的目的。

第六章 小说性

本章旨在探讨巴尔特后期思想中提出的“长篇小说性”(le romanesque)概念的具体内涵。在巴尔特心目中,长篇小说(le roman)和小说性(le romanesque)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而他更看重的是后者。他赋予“小说性”的含义包括:1.虚构性(巴尔特称其为想象界);2. 小说性意味着一种话语模式,但不按故事情节来结构,因此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长篇小说”;3. 一种既包括理论思考、也包括文学表达的话语类型,从而打破这两类话语之间的区隔和对立,消除它们各自带有的片面性;4. 一种“爱的行为”。

第七章 文学符号学

本章旨在探讨一个基本问题:与普通符号学相比,巴尔特和米歇尔·福柯共同构想的“文学符号学”具有哪些基本特征,以及他们赋予这门学科的重要思想内涵。

关于文学符号学,巴尔特与福柯有着非常相近的见解和构想。他们都强调文学符号学区别于普通符号学的关键,在于对待意义和意义生产的不同方式。普通符号学以意指行为的一般情况作为研究对象,侧重于语言符号的普遍化,因此它所关注的领域是意义生产较为稀少并且形式化的领域。与之相对,文学符号学是一种研究文学文本的复杂性及丰富性的符号学,它所关注的是意义生产的丰富性、复杂性、不确定性以及细微差异,也就是意指行为被打乱,背离常规和俗套,从而产生移位、产生创造性的时刻。

重要观点:

    1. 法兰西学院时期是罗兰·巴尔特思想创造力旺盛的时期,他赋予了“个人节奏”、“中性”、俳句、“长篇小说性”和“文学符号学”以独特而丰富的内涵,广泛涉及语言学、符号学、文学理论、美学、社会学、伦理学、哲学等领域,具有重要的思想启迪价值。

 2. 法兰西学院时期的罗兰·巴尔特赋予了“个人节奏”、“中性”、俳句、“长篇小说性”和“文学符号学”两项基本功能:一是将它们当作质疑和消解现代性话语弊端的有效手段;二是将它们当作现实的反衬和参照,赋予它们以积极的乌托邦价值,并由此确认了这一时期(也是巴尔特人生最后时期)的价值理想主义立场。

 3. 法兰西学院时期总体可以被概括为罗兰·巴尔特的“文学符号学”阶段,这不仅因为他在这一时期担任法兰西学院“文学符号学讲席”教授,而且因为他对文学符号学的独到理解贯穿了四门课程,是其他几个重要概念的集中和代表,因此可以被视作这个时期学术思想的总体特征。

 

 

 项目负责人:黄晞耘

 项目批准号:12BWW024

 项目名称:罗兰·巴尔特“法兰西学院课程”研究

 最终成果名称:罗兰·巴尔特“法兰西学院课程”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