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重大项目:“中华吟诵的抢救、整理与研究”最终成果简介

“中华吟诵的抢救、整理与研究”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2010年度重大项目。2010年12月立项,2011年3月26日,该项目通过开题论证,研究工作正式启动,原计划于2016年完成。因为项目工程较大,延期到2018年6月。2011年—2015年,以搜集、采录为主。2016-2018年,以整理、建库为主。现在所有工作均已完成。现作如下简介:

 

一、研究计划执行情况综述

“中华吟诵的抢救、整理与研究”课题的核心工作是对中华吟诵传人的抢救性采录,范围包括中国大陆所有的省、直辖市、自治区和港、澳、台地区。原计划采录500人,得到5000首以上的吟诵影音。每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平均)将确定3—10个县级市、县、区作为调研重点,采录20人左右,目的是争取把吟诵的各种形态、文体、流派采录齐全。然后经过整理,建立数据库。

本课题对全国28个省市的吟诵传人进行系统采录,内容主要包括采访和采录两大部分。采访的内容包括:受教育的情况,学习吟诵的经历,做过的吟诵工作,对吟诵的看法,自己的吟诵特点、规律等;采录的内容包括吟诵传人所会的各种文体的吟诵,每种文体至少两首(篇)。

为了保证采录质量,2011年和2015年,我们在首都师范大学组织了两次吟诵调研采录人员培训班,对调研采录人员进行吟诵基本知识和语言学、文学、音乐学调研的多方面培训,保证调研采录人员的专业性。培训后即成立了5个采录小组,组长分别为朱立侠、海珍、刘奶景、龚昊、宋振锟,每个小组3—6人,分别负责录音、录像、采访等工作。

本课题一共采录了28个省(含直辖市)的789位老先生,其中有55人经采录分析发现不属于吟诵,实际所采录的可靠的吟诵传人共有734人。另外搜集有近300位吟诵传人(不含与采访重复者)的音像资料,总计获得近千位吟诵传人的资料,超过了原初的计划。所得的录音、录像等材料约有3000G,其中属于原始的吟诵材料约有1000G,初步整理出材料800G,另外还有100G朗诵、歌唱等资料。

 

二、研究成果主要内容概述

本课题首先是在全国范围内对各地吟诵传人进行系统调查、采录,搜集相关影像、录音、照片、文献、报告等资料,对吟诵的历史、现状、形态进行全面考察,为国家抢救、保存一批宝贵的文化遗产。该项目的最终成果,是在采录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庞大的中华吟诵数据库,包括“中华传统吟诵”、“中华吟诵文献”两大部分。“中华传统吟诵”数据库以地区划分,每个地区有本地区的方言分析和文化描述。数据库以吟诵者每人为基本单元。每个单元里由录音、录像、照片、吟诵者小传、采访整理稿、信息表、吟诵谱七部分构成。“中华吟诵文献”数据库是关于中华吟诵的各种学术研究文献的数据集成。包括古代的文献、现代的论文和专著,也包括国外的研究成果。

截至目前,我们已经把各年采录所得资料进行了清点和分类,采录回来的成果,我们分门别类加以切分整理。所有的录像,全部整理成实录文字稿。所有的录音的录像,我们把其中属于吟诵的部分挑选出来,分别进行切分。切分出来的录音录像文件,我们标明时间、地点、吟诵人、方言、作者、时代、文体、采录人等24项信息。此外,我们记录下老先生的基本信息,包括身份履历、学习吟诵的过程、师承等,对其吟诵的特点和价值,进行研究判断,编辑成小传,其它成果还有照片、文献和部分文物,我们都一一整理归档,并按照人名为文件夹排列。每一个文件夹内都包括吟诵的录像、照片和采访文字稿等资料。

我们采访过的总人数将近千人,但是在实际采录过程中发现有些人并不懂吟诵,只是会一些朗诵或歌唱,所以实际上我们采录过的真正会吟诵的人有734人,加上搜集的253人,最终共计获得987人的吟诵资料(此外我们还采录了日本、韩国30人)。通过采录可以看出,目前全国吟诵保留最好的省份是:江苏、湖南、广东、浙江、台湾,优秀吟诵传人均在50人以上。

此外,吟诵研究、吟诵成果出版、吟诵教育推广、吟诵活动开展等方面也取得较大成果。课题开展以来,课题组多次在期刊、报纸、电视等媒体上宣传研究成果。最重要的两次是,2013年7月30日《光明日报·光明调查》刊登了《留住读书的声音——关于中华吟诵传承与推广的调研与思考》长文,2014年4月14日《光明日报·文学遗产》刊登了有关传统吟诵中的唐调、华调、常州调的三篇文章。2013年,全国唯一有正式刊号(CN44-0021)、统一发行的诗词类报纸广州《诗词报》开始增设吟诵专版,刊登多位吟诵学家的专栏。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诗歌动态》,自2011年起开辟吟诵专栏,每年1期,每期发表3-4篇文章,向学术界介绍吟诵成果。课题组成员还在《文学评论》《北京大学学报》《岭南学报》《文学与文化》《中国教育报》《人民政协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我们搜集整理编辑了《吟诵研究资料汇编?古代卷》(30万字)、《吟诵研究资料汇编?现代卷》(20万字)两部著作,已由中华书局出版。此外还有华锋《吟咏学概论》、朱立侠《唐调吟诵研究》、徐健顺《普通话吟诵教程》,都已经出版。这些专著在吟诵理论的研究上细致深入,对构建吟诵学体系有着重要意义。

 

三、研究成果的创新之处与独到贡献

1、中华吟诵是汉语诗文的传统诵读方式,是典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一个巨大的文化宝库,具有极高的文化价值、艺术价值和学术价值,对文学、语言学、音乐学、教育学、民俗学、文化学等学科的研究与建设都有重要意义。然而近百年来,由于西方文化的冲击,致使这一优秀的民族文化传承方式几乎被人忘记,如今只有少数人在极小的范围以口传亲授的方式流传,其传承者大都是曾在解放前受过私塾教育的老人、或者是一些曾经受过自己的父祖辈耳濡目染之影响的少数中年人,面临着即将灭绝的危险。因而,对中华吟诵进行抢救、整理与研究,就是一项重要的文化遗产抢救工程。本项目是迄今为止所做的第一次面向全国的抢救性采录。我们在近8年的时间里所采录的这些材料,真正体现了“抢救”二字的价值,显得无比珍贵。我们所采录吟诵传人的年龄,一般在 85 岁以上,以 85 岁-90 岁最为集中,年纪最大的超过100 岁,80 岁以下的吟诵传人只是少数。课题组采录过的 734人中,好多人已经去世,其中包括周有光、南怀瑾、俞伯荪、朱季海、姚奠中、杜道生、霍松林、屠岸、范敬宜、王更生(台湾)、陈新雄(台湾)、钱明锵、霍韬晦等著名学者和艺术家。更为遗憾的是,有些先生在我们正准备采录前不久突然去世,如季羡林、任继愈、周汝昌、吴宗济、胡明扬等,永难弥补。在中华吟诵面临失传的最后时刻,经过我们的抢救,获得了近1万余个吟诵音视频,遍及28个省市自治区,以及韩国、日本等海外资料和相关的口述材料数百万字,使吟诵的原始样态得以保留。随着岁月的流逝,它将成为中国文化中一个令人瞩目的宝库。我们采录到诸多大家:周有光、张杰三、庞存周、姚奠中、蒋思豫、周定一、朱季海、周退密、南怀瑾、王俨思、沈蘅仲、俞伯荪、霍松林、徐续、张文渤、叶嘉莹、熊鉴、屠岸、陈以鸿、苏民、史鹏、戴逸、王运熙、唐作藩、朱帆、程毅中、周笃文、钱明锵、林冠夫、林东海、范敬宜等著名学者和诗人。搜集到胡适、赵元任、朱东润、夏承焘、唐圭璋、赵朴初、臧克家、林庚、周谷诚、钱昌照、潘希逸、夏青等名家吟诵声音资料。这些宝贵资料的存留,对于中华民族文化传承具有不可估量的重要意义。

2、 本项目的实施,为建立中华吟诵学这一新的学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语言学、音乐学、文学、教育学、人类学、历史学等学科的研究提供丰富的实证材料,弥补各个学科以往研究之不足,为各学科的建设与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在采录的过程中,我们对中华吟诵同时进行了多角度的研究,包括对吟诵的规律、历史、功用、语言、音乐形态、文学价值、教育作用、传承方式等进行了初步探索。首先,吟诵的基本规律得到初步揭示。课题组对采录、搜集所得的大量音像以及文献进行研究,对吟诵的基本规律有了初步的了解,总结了吟诵的一些基本规则。本课题组多位成员从采录的实际出发,对平长仄短、平低仄高、依义行调、依字行腔、腔音唱法等规则进行了深入的科学研究,取得了较大成果。比如课题组成员徐健顺将吟诵方法概括为“一本九法”,并对吟诵的价值、与作品含意的关系、声韵格律的原理等进行了开创性研究,得出了系统性的结论。朱立侠根据对唐调的研究,论述了依体择调(要求分清文体、辨明性质)、依字行腔(读音使用文读语音、字调依照平仄规则、节奏遵循平长仄短、调高本于阴高阳低、旋律基于平直仄曲)、讲究章法、分析声韵等多个方面。这些论述都较为系统。另外,课题组还从传统圈点符号中总结、改进了一套吟诵符号,研发了横排版吟诵符号,可以帮助初学者对吟诵时的长短高低等基本规范有直观的判断,用以简洁准确地标示古诗文读法,在教学中取得了明显的效果。这些,为建立中华吟诵学这一学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对当前的吟诵传播和教学有良好的推动作用。通过对吟诵的研究,赵敏俐教授在《文学评论》《北京大学学报》等刊物上发表了系列文章,对中国诗歌起源和体式生成问题做出了具有开拓性的探索。

“中华吟诵资料库”还将为中华吟诵传统的恢复、传承与发展做出有益的探索。我们在采录、整理吟诵原始材料之后,还对传统吟诵做修复工作,力求把传统吟诵的原始风貌反映出来。因为吟诵传人的情况比较复杂,又普遍年纪比较大,吟诵常有跑调、不准确、不完整、不流畅等问题。我们首先在综合研究的基础上,对吟诵传人的吟诵调的可靠性、完整性进行判断,并相互比较,找到规律,尽量将其复原。在吟诵的传承和推广活动中,找到合理的、规范的、易学易吟的方法,为中华吟诵传统的恢复做出贡献。

总之,本课题的完成,抢救保留了一批历史文化遗产,不可再得的极为珍贵的中华吟诵音像文献,为中国文学、语言学、音乐学、教育学等学科的研究提供了一批宝贵的资料,做出一批开创性的研究,并为中华吟诵的现代传承和普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四、资料收集和数据采集情况

本课题一共采录了28个省市自治区的789位老先生,其中有55人采录音频还有待进一步分析,可靠的吟诵传人共有734人。另外搜集有253位吟诵传人(不含与采访重复者)的音像资料,总计获得近千位吟诵传人的资料,超过了原初的计划。截止2018年1月,课题组所采录、搜集各省吟诵传人数如下表:

省市

采访

搜集

合格成品数

江苏(含上海)

72(6)

67(7)

128(10)

湖南

68

35

102

广东(含香港)

89(4)

5(1)

83(4)

浙江

74

18

76

台湾

15

57

73

山东

94

4

58

安徽

60

10

55

福建

35

11

35

湖北

15

7

22

四川(含重庆)

26(1)

6(1)

24(2)

陕西

15

3

20

贵州

29

1

17

北京

10

10

15

云南

46

0

14

江西

12

6

10

河北

14

2

8

河南

4

6

8

辽宁

7

2

8

甘肃

13

0

7

内蒙

8

0

7

山西

12

0

8

吉林

6

0

4

广西

3

1

3

黑龙江

2

1

3

天津

5

1

3

总计

734

253

791

(说明:此表不含日本、韩国采录过的30人。表中有的地区进行合并,如重庆归入四川,上海归入江苏,香港归入广东,因为其语言和吟诵风格近似,且旧时籍贯有隶属关系,故合并。成品数中已经去除非吟诵之歌唱、朗诵等部分,故其数据并非采录与搜集之总和。)

此表中含有吟诵录音资料的搜集内容。前辈学者华钟彦先生、林从龙先生、陈炳铮先生、秦德祥先生、李西安先生、姜嘉锵先生、侯孝琼先生、王恩保先生以及中华诗词学会等团体,都曾着力吟诵调研采录。再加上其他一些私人手上的先师先辈吟诵的影音资料,共得253人的千余首吟诵。这其中有很多文化名人、社会名流,如胡适、赵元任、夏承焘、唐圭璋、赵朴初、臧克家、林庚、周谷诚、钱昌照、潘希逸、夏青等先生的吟诵,具有非常重要的文献价值。

 

五、研究成果的社会影响

我们对全国吟诵传人进行系统的调查、采录工作,也是一次中华吟诵的抽样普查,得到大量的影像、录音、照片、文献、报告等资料,对吟诵的历史、现状、形态和价值进行全面和丰富的考察,这对我们今后开展中华吟诵的工作,对中华吟诵的复兴具有重要的奠基作用。

课题承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初步建设成了“中华吟诵资料库”,共有近千位老先生的吟诵影音和大量文献资料。同时,在综合研究的基础上,对吟诵传人的吟诵调的可靠性、完整性进行判断,并相互比较,找到规律,尽量将其复原,并且将此成果转化到当前的国学教育之中,取得了较好的教育效果。经过十年的宣传推广,迄今为止,全国的语文教师,有十分之一已经知道吟诵,百分之一已经学过吟诵,千分之一已经开展了吟诵教学。经过培训的教师在3万人以上,涉及上万所学校。听过吟诵讲座的教师在100万人以上,据我们当场进行的调查问卷统计,有意愿学习吟诵的教师往往占90%以上。由此估计听到吟诵和学习吟诵的学生当在数百万人以上。另外在社会上的吟诵爱好者也有数万人以上,各种吟诵微信群近千个。

我们的吟诵抢救和研究推广工作得到了各级领导和各部门的大力支持。自2009年起,就得到了中宣部王世明副部长和教育部语用司王登峰司长的支持。2012年以来,李克强总理、马凯副总理先后为我们的中华吟诵工作做出几次批示。2017年3月,教育部朱之文副部长在详细听取了相关汇报之后,对我们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指示我们应该“为国家统编语文教材配备全套吟诵教学资源”,我们称之为“语文吟诵”。2018年2月,我们向马凯副总理和教育部做了工作汇报,得到了高度评价。马凯副总理再次做出批示,教育部陈宝生部长、朱之文副部长、杜占元副部长以及教材局、基教司、语用司等领导均签署意见,表示大力支持吟诵回归教育,支持首都师范大学的吟诵工作。首都师范大学2018年6月,申报了教育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基地—中华古诗文吟诵与创作,日前已经通过了专家评审。

 

六、研究成果的主要不足及其原因

本课题虽然在全国采录和搜集了近千人的吟诵资料,但是对于全国而言,我们采集的数据,依然有几个方面的不足:

1、全国还有几个省份尚未发现吟诵传人。我们至今尚未采集到新疆、青海、西藏、宁夏、海南、澳门等省的吟诵传人。在采录过的地区中,东北、西北、西南片区所得的可靠吟诵资料较少。这说明我们采录的吟诵材料还不够全面,所获得的信息不全。同时也说明吟诵的抢救采录工作还是起步太晚。假如早20年开展抢救工作,也许我们所获得的材料就要丰富得多。我们推算,目前在全国范围内还会有一些老的吟诵传人在世,但是信息很难获得,我们也没有人力和财力继续进行吟诵的抢救性采录,这可能会是永久的遗憾。

2、我们采录到的这些材料,需要进行深入的整理和研究。我们目前只做了对原始材料的分类标引和初步研究工作,建立了一个中华吟诵数据库。要对这些原始资料进行全面的整理和细致的研究,需要更多的经费支持,也需要有人坚持做冷板凳的专门研究,这些工作下一步只能留待今后开展。

 

 

项目负责人:赵敏利

项目批准号:10&ZD107

项目名称:中华吟诵的抢救、整理与研究

最终成果:中华吟诵资料数据库、《中华吟诵现状报告》(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