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黄药眠年谱整理及其文艺思想研究”最终成果简介

一、项目研究的目的和意义

黄药眠(19031987)是我国著名的文艺理论家、美学家、诗人、作家和教育家。从1927年经成仿吾介绍参加“创造社”,到1933年被组织任命为团中央宣传部部长,再到1940年代辗转延安、武汉、桂林、昆明、香港等地从事抗敌文艺宣传工作,黄药眠一直活跃于中国文坛,发表了一系列文论、美学及评论文章,在理论界产生重大影响,并确立了他在文艺理论界的重要地位。这一时期黄药眠出版了文艺理论著作《战斗者的诗人》(1947)、《论约瑟夫的外套》(1948)和《论走私主义的哲学》(1949)。

1949年后,受尽苦难的黄药眠应邀参加全国第一次文代会和全国政协会议,并主动选择投身于新中国教育事业,担任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正是在此时期,黄药眠率先在国内创立了第一个文艺理论教研室,编写了第一个文学理论教学大纲,创办了第一个文学理论研究班。1956年,黄药眠更组织发动了批判朱光潜“旧美学”为初衷影响至今的“美学大讨论”,还科学地阐明了自己“美是审美评价”的价值论美学观点。不幸的是,1957年“反右”运动中,黄药眠首当其冲地被错划为“右派”,“文革”中又惨遭噩运,从此在理论界沉寂数十年。这一时期黄药眠出版了《沉思集》(1953)、《批判集》(1957)、《初学集》(1957)等文艺论著,影响深远。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黄药眠“平反”并恢复一级教授、重获新生。虽已年近八旬,他仍主持创立了“高等学校文艺理论研究会”(即“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前身,担任副会长,陈荒煤为会长)、主持创办了《文艺理论研究》杂志(担任常务副主编,主编为陈荒煤)。尤为重要的是,黄药眠这一时期不仅指导了一批文艺理论进修教师,还创立了国内第一个文艺学博士点,为新时期文艺学学科建设铺设了第一块奠基石。这一时期,黄药眠出版了《迎新集》(1983)、《黄药眠文艺论文集》(1985)等文艺论著,并完成了生前最后一部著作《动荡:我所经历的半个世纪》(1987)。除文艺理论、美学、文学批评著作外,黄药眠一生还著有各种诗集、散文集、小说集、译文集等23种。

然而,与同时期同辈理论家朱光潜等人相比,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对我国文艺学学科建设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文艺巨人,因“反右”和“文革”遮蔽,始终没有得到学界应有的尊重和重视。以黄药眠先生为对象的研究成果十分匮乏,专门性研究专著仅有1部充当“客家文化论丛”的评传(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可以说,黄药眠先生的文艺思想,均急待学界同仁在未来做出共同努力与学术填补。

本项目研究的价值与意义正在于:

一方面,通过“黄药眠年谱整理”,既为《黄药眠年谱》进一步写作奠定了扎实的基础,更为学界在“地毯式”的黄药眠“学术与人生”的编年史中,了解黄药眠打开了学术窗口。

另一方面,《黄药眠文艺思想研究》则为黄药眠研究填补了一定的学术空白,均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尤其是“创造社”前后黄药眠的文艺思想、抗战时期黄药眠的诗歌批评、抗战时期黄药眠关于“文艺主观论”的讨论以及美学讨论时期黄药眠思想的价值,等等,均为学界重新理解并客观评价黄药眠提供了新的学术视野。

当然,由于研究资料极为匮乏,学界相关研究成果较少,尤其是年谱写作中,毫无头绪、毫无框架、毫无参考,大致年、月、日的参订,小至每时每刻的活动,史海茫茫、何其繁复、困难重重,非当初所能想象。由此,因个人能力所限,项目成果也还存在一定的提升和进一步拓展研究的理论空间。

二、研究成果的主要内容和重要观点

作为新中国文艺学学科奠基人,黄药眠为自己铸造了革命家、文论家、美学家、诗人等多种文学史形象。本课题在黄药眠“年谱整理”的文献基础上,以“创造社”时期、“抗战时期”、“美学大讨论”时期和“新时期”四个前后相关的逻辑阶段为思想线索,旨在对其“文艺思想”(包括文艺理论、美学与文学批评)加以全面、深入、系统地研讨。具体内容主要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其一,分梳并总结“创造社”前后期黄药眠文艺思想的起承与转换。受“五四”新文化运动影响,黄药眠“创造社前期”的文艺思想主要受西方浪漫主义、唯美主义、象征主义、心理分析派以及进化论、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等文学哲学思潮的影响,这种“为艺术而艺术”以表现“内心直觉”的理论倾向也表现在此时《梦的创造》等文艺理论、美学及文学批评中,极力弘扬主观个性的“五四”文艺倾向。然而,随着“创造社后期”向“普罗文学”发生马克思主义的“左转”,黄药眠也开始提倡“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并在文艺理论、美学及文学批评中洋溢着对革命激情的理论呐喊。

其二,对抗战时期黄药眠的诗歌批评及其诗学理论进行深入挖掘。黄药眠作为“创造社”后期诗人的重要代表,正是其诗人的底色与品格使其抗战时期的诗歌批评不仅切中诗坛时弊,还独具诗学理论特色。黄药眠的诗歌批评从文艺内在规律属性出发,坚持诗歌的抒情特质,反对缺乏“生命情愫”的“形式”摹仿以及放逐诗歌“情感”之“口号的空喊”,强调诗“情”、诗“美”与诗的“形象化”的有机统一,进而在革命激进主义的时空中发出了“有情”诗歌的声响。作为抗战时期文艺战线上的重要理论代表,黄药眠诗歌批评的意义有三:一是在文艺政治关系上着重强调诗歌的内在规律和独立性,防止借政治道德之名扼杀艺术的美;二是坚持诗歌的情感特质和抒情性,强调“感情是形象的母亲”,防止诗歌创作技巧上“概念加口号”“形象罗列”等感情与形象脱节的不良倾向;三是围绕“有情”诗歌的文艺批评,为抗战时期诗歌运动的发展方向、诗歌的民族形式、诗歌创作的审美标准、诗歌创作的艺术技巧以及诗人的人格修养提供了时代药方。黄药眠“有情”诗歌的思想主张与批评实践,既蕴藏学理,又富于现实感,极具启示意义。此外,抗战时期黄药眠还积极介入并参与“文艺主观论”的学术论争,更在论争中发来系列批评文章,既对文艺“主观”“客观”提出了自己的学术见解,也映衬出思想上的“摇摆”。

其三,打捞与激活五十年代初、中期黄药眠的文艺思想。五十年代是黄药眠文艺思想臻于圆熟的重要阶段,先后出版了《沉思集》、《批判集》、《初学集》等理论评论文章,还发表了《论食利者的美学—朱光潜美学批判》一文引发了持续多年的“美学大讨论”。在此阶段,黄药眠不仅创立了全国第一个文艺学教研室、主持编撰了第一个文学理论教学大纲,还对“文学主体性”、“文学叙事学”、“小说理论”等问题进行深入思考,在美学问题上更“自成一家”地形成了自己“美是审美评价”的价值论美学思想,开启了马克思主义美学价值论的先河。尽管1957年“反右”运动中黄药眠被错划为“右派”导致其思想埋没至今,但历史不会也不应忘记黄先生此一时期对文艺学、美学的诸多历史贡献。

其四,反思与总结新时期黄药眠的文艺思想。1979年“平反”后,黄药眠恢复北师大一级教授,虽近80岁高龄,却依然好学不倦,出版了《迎新集》及《关于当前文艺理论问题的几点意见》、《艺术文学中的内容与形式》、《“形象思维”小议》、《关于文学创作上的几个理论问题》、《试评普列汉诺夫的审美感的人性论》、《我又来谈美学》、《简论美和美感》、《关于朦胧诗及其他》等大量文艺理论、文学批评和美学研究文章,就“形象思维”、“内容与形式”、“人性与人道主义”与“美与美感”、“共同美”等时代热点话题进行了深入论争与评析。此外,黄先生还积极筹划“高等学校文艺理论研究会”和创办《文艺理论研究》杂志,并申报全国文艺学学科博士点,为当代中国文艺学学科建设进行了筚路蓝缕的工作,奠定了我国文艺学学科的基石。虽然黄药眠晚期理论主张中部分观点略显陈旧与缺漏,但始终与其早年的社会学文艺学美学思想一脉相承,并在继承与创新中,既体现了黄先生文艺思想的时代历史特色,也显示出其学说的逻辑整体性和时代历史特色。

三、成果的学术价值、应用价值

经过三年多日以继日的写作,尤其是对相关文献资料的钩沉、整理、爬梳与研究,《黄药眠年谱整理及其文艺思想研究》应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和运用价值。

首先,《黄药眠年谱(初编)》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和学术史价值,既为学界研究黄药眠提供客观完整的资料图景,又为学界了解黄药眠提供一副翔实可靠的知识地图。

其次,《黄药眠年谱(初编)》为《黄药眠年谱》写作、出版以及《黄药眠传》的写作提供了草图和框架,不仅具有学术价值,还有进一步的应用价值。

再次,《黄药眠文艺思想研究》则有一定的学术补白性贡献,通过对黄药眠不同时期、不同阶段的文学理论、美学及文艺批评的去弊、激活与重估,既较为全面地呈示出黄药眠文艺思想的学理特色、历史价值及学术意义,还为客观评价和审视黄药眠在当代文艺学学科史和学术史中的地位提供了检视的参照。

此外,黄药眠“创造社”时期的文艺思想、抗战时期的文艺思想,学界仍较少论及,通过本项目研究,为学界理解黄药眠提供了更为完整的知识构图和理论图景。

四、社会影响和效益

以“黄药眠年谱整理及其文艺思想研究”为基金项目发表的学术成果先后在《文学评论》、《学术月刊》、《北京师范大学学报》和《河北师范大学学报》等期刊杂志上陆续发表,发表后部分成果被《新华文摘》“论点摘编”和《人大复印资料·美学》“全文转载”,引起了一定的社会影响。

“黄药眠年谱写作”及相关研究,也得到黄药眠先生家属和黄药眠先生弟子们的大力支持,还无偿得到大量文献支持和帮助,为项目研究顺利进行提高了保障。黄药眠文艺学美学思想的研究则为学界了解和研究黄药眠提供了思路、资料和观点,并被学界研究黄药眠的硕士学位论文陆续引用或介绍,取得一定的学术效益。

 

项目负责人:李圣传

项目批准号:16CZW002

项目名称:黄药眠年谱整理及其文艺思想研究

最终成果名称:《黄药眠年谱整理及其文艺思想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