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科研成果

第五届全国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三等奖获奖成果简介——《我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为何成效不足》

《我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为何成效不足》

首都师范大学  王寰安

《高等教育研究》2011年第2期发表 

论文类  三等奖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高等教育体制与经济体制改革都遵循着“简政放权”的基本模式,即政府将相关权力不断下放给地方、企业或高校,发展私营企业或民办高校等,但是从改革成效来看,经济体制改革的成就举世瞩目,得到全世界的公认,而高等教育体制改革成效却相对不足,包括高校办学自主权落实不力、民办高校发展的边缘化,世界一流大学和学科、学者的数量与经济实力之间的不匹配等。那么,造成上述两种体制改革成效差异的根源是什么?王寰安副教授的《我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为何成效不足》一文基于所有权制度变迁的理论框架,对我国经济体制和高等教育体制改革模式及其特点进行了比较分析,探索了我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成效不足的根源。基本观点如下:

1、经济或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实质是重建新的企业或高校所有权制度

无论是经济体制还是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简政放权”的基本目标都是为了打破传统的中央政府集中和垄断控制,将经营权能重复赋予企业或高校,构建自主经营、自我发展和自我约束的充满活力的主体,因此,经济或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实质是推动传统的政府所有权制度向企业或高校所有权制度的转变。

2、两种体制改革都遵循着政府主导、渐进式改革、增量改革等基本模式

即权力中心(党中央、国务院)自上而下地规划、组织和实施制度创新,并采取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基本改革原则。这种政府主导下的分层次和渐进式改革,以及通过增量改革而不是改变存量分配结构可以有效减少改革阻力,推进改革进程。

3、高等教育体制改革成效不足的根源在于缺乏有效的地方分权

政府所有权向企业或高校所有权转变的中最大阻力来自于权力中心的中央政府为追求利益最大化而维护传统计划体制和拒绝下放权力。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突破上述难点的关键是通过财政包干、分税制等将地方政府塑造为独立的利益主体,通过地区竞争促使地方政府成为经济体制创新的主体,从而实现政府追求利益最大化和建立有效的企业所有权制度之间的相容。

在我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上,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在关键的学校创办、学位授予、专业设置等方面的权力下放还远远不够,因此地方政府并没有成为真正的高等教育管理主体。由于缺乏其他主体竞争,中央政府更倾向于维护而不是改革传统的集权型高等教育体制,这样,高等教育体制改革就无法解决政府追求利益最大化与建立有效率的所有权结构之间的不相容的问题。

4、未来我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范式转化:从“自上而下”到“中间扩散”

相比高校而言,地方政府作为一种合法性政治组织,可以较容易地突破中央政府设置的制度创新壁垒,同时,地区竞争可以使地方政府成为传统高等教育体制的改革者而不是维护者,从而实现高等教育体制改革中政府追求利益最大化和建立有效率的高校所有权制度之间的相容。因此,未来一定阶段内中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基本取向既不是传统的中央政府主导的“自上而下”模式,也不是高校主导的“自下而上”模式,而是由地方政府作为第一行动集团的“中间扩散”模式。因此,未来应该积极加强中央政府向地方政府分权,将高等教育综合办学权能尤其是学校创办权、学位授予权、专业设置权等全面下放给地方统筹,通过地方教育分权和竞争来解决中央政府向高校“放权难”的问题,并创建有效率的高校所有权制度体系。

王寰安副教授的《我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为何成效不足》一文主要以制度理论作为分析工具,深入剖析教育制度变迁的相关条件和影响因素,尤其是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权力配置关系对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影响。由于采用了新的研究工具和方法,本文能够突破以往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研究中方法的单一性和视角的狭隘,从一个更新颖和独特的视角透视高等教育体制改革这一重要命题,比较好地揭示了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相关影响因素和动力机制等,显示出了较强的现实解释力。同时,论文提出的由拥有独立利益和高等教育资源配置权的地方政府在一定阶段充当高等教育制度变迁主体的“中间扩散型”范式观点,对于目前寻找推进我国高等教育供给侧改革的现实路径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