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社科动态

国家项目:“赋比兴研究史”项目最终成果简介

    赋、比、兴是围绕《诗经》产生的,对中国古代诗学产生深远影响,赋、比、兴研究是《诗经》学和中国古代诗学理论研究中的重要课题。

    赋、比、兴是动态发展变化的历史概念。古今学者都极其重视对赋、比、兴的研究,历史上对赋、比、兴有种种不同的解说,我现在搜集到的就有百种之多,或语焉不详,如《周礼》“六诗”、《毛诗序》“六义”,只是提出概念,并未加以解说;毛《传》只是标兴说诗,也未对兴加以界定;或解说角度不同,或曰兴是“托事于物” (郑众),或曰兴是 “引譬连类”(孔安国),或曰兴是“以善物喻善事”(郑玄),或曰兴是“感发志意”(朱熹《论语集注》),或曰兴是“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朱熹《诗集传》),或曰兴是“譬喻”(陆德明),或曰兴是“文已尽而意有余”(钟嵘),现当代学者又有从民俗学、文化人类学、思维方式等角度解说兴的含义与源起……,众说纷纭,分歧很大。

    后世研究者又多是横向研究,将不同角度、不同目的的解说混杂一处并列比较,故愈辨愈乱。

    鉴此,我们有必要将赋比兴研究作一彻底的清理,从纵向上梳理它发生发展的脉络,从横向上考辨各家解说的角度、目的、本义及影响。

    目前,国内外尚无全面系统研究赋、比、兴研究史的著作。

    《诗经》为五经之首。围绕《诗经》总结出的赋、比、兴理论被古人奉为“诗学之正源,法度之准则”,对中国古代诗歌创作、诗歌理论乃至文论、画论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其所蕴含的神理贯穿中国传统美学的始终,最能体现中国传统诗歌美学的民族特征。

    研究任何一种文化都要高度关注最重要的两个关键点:思维方式与价值观念。

    对《诗经》赋、比、兴的研究,不仅突显了《诗经》的两个关键点,甚或还突显了中国古代文学的两个关键点,甚或还突显了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的两个关键点。

    我在这个课题中侧重研究《诗经》赋、比、兴的思维方式。

    任何观念都不可能是孤立的文化现象,于是我将历时性的考察梳理与共时性的分析比较结合,既要从历时性的角度梳理赋、比、兴概念发生发展的连续性,又要从共时性的角度分析各种解说之间的关联性,分析《诗经》比兴思维与《周易》的象数思维、《大学》的格物思维的关联性。

    从思维方式说,《诗经》的比兴思维与《周易》的象数思维、《大学》的格物思维都是源于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在本质上都是推天道明人事,都属于心理学上的相似联想与相关联想,故将《诗经》赋、比、兴与《周易》的象数、《大学》的格物参照比较。

    赋比兴理论的发生发展是一个具有立体网状联系的整体,尽可能全地搜集整理历史上对赋、比、兴理论的各种解说。

    任何理论都是一定时代的产物,赋、比、兴理论也同样是伴随历史发展而发展的动态观念,不同时代、不同目的的解说自有其文化发生学上的原因与意义,故拟沿着纵横两个方向研究赋、比、兴理论的发生发展及其影响。

    按照各家解说的目的、角度进行分类分析,考辨各家对赋、比、兴解说的本义及其产生的原因, 探寻各家解说的本来面目。

    考辨《诗经》创作的文化根源,分析《诗经》创作的艺术形态特征及与赋、比、兴理论的联系。

    沿着经学、文学的发展脉络,考察赋、比、兴理论的发生发展,对赋比兴研究作一历史性的总结,推动赋比兴研究的进一步开展。

    探寻赋、比、兴理论与中国古代诗歌创作的关系,与中国古代文论、画论的关系以及对中国古代诗学发展的影响,有助于富有民族特色诗歌理论体系的建构。

    所谓“研究史”是指纵向历时性研究,按照赋比兴研究及文学理论的发展,分作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现当代六个时期研究赋、比、兴理论的发生发展及与中国古代诗学发展的关系。

    横向共时性研究,避免简单横向比较的淆乱,而是按照其说产生的时代、解说的目的、诠释的角度进行具体分类,考辨其说本义及其发生的原因、意义、与它说之间的关系;考辨《诗经》创作的艺术形态特征。

    本课题首次系统地沿着纵横两个方向梳理赋、比、兴理论的发生发展及其影响。

    本课题共分六章,是按照赋、比、兴研究的时代特征及文学理论发展的六个时期划分的,是从纵向上梳理赋、比、兴的发展脉络。

    第一章先秦时期对赋比兴的认识,《周礼》“六诗”首先提出赋、比、兴概念,提出赋、比、兴的战国时代是教诗、用诗的时代,而战国时代尚未从艺术上注意《诗经》的表现方法,赋、比、兴的本义当是赋诗言志的用诗方法。兴的本义是从《诗》中 “感发志意”(朱熹《论语集注》),属于心理学范畴的相似、相关联想,既具有启发联想的思维特征,又包蕴了修身养性的政教功能;比的本义是从《诗》中寻求与今事“事类相似”(刘熙《释名》)的诗句,以古诗类比今事,是“引譬连类”,属修辞学范畴的概念;赋的本义是将运用比、兴类比联想出的意义用歌、诵、言、语的方式“敷布其义”(刘熙《释名》),属于具体表达的方法,之后赋体得名源于此意。

    赋、比、兴虽同为用诗方法,但分属不同的范畴,并不是逻辑上的并列关系,三者间的关系在提出时就夹缠不清。

    这是赋、比、兴研究的起点,之后各种不同的解说都与赋、比、兴本义有联系。我们要尊重首先提出概念者的本义,于是这也成为《诗经》赋、比、兴研究的一个研究角度与第一个评价标准。

    先秦时期的赋、比、兴主要是对赋诗言志用《诗》方法的总结、传授与运用。

    第二章两汉时期的赋、比、兴研究,赋、比、兴是类比联想思维方式的产物,是当时写诗、用诗共同遵循的方法,这是赋、比、兴从用诗方法(提出概念时的本义)转变为表现方法(毛《传》标兴说诗后的认识)的内在原因。

    毛《传》标兴说诗,主观上是借助“兴”发挥儒家义理,用《诗》于政教,但客观上使赋、比、兴的含义由用诗方法转变为表现方法。

    汉儒认为兴为“譬喻”,古代经学家多沿袭其说,于是“汉儒对兴的认识”也成为《诗经》赋、比、兴研究的一个研究角度与第二个评价标准。

    毛《传》标兴说诗,也开启了《诗经》赋、比、兴研究的一个新的研究角度与第三个评价标准:根据《诗经》本义分析毛《传》所标定的“兴”,重新认识“兴”法:兴的位置自由,可章首,也可章中;与下文内容的关联:可有关,也可无关;兴句与下文关联的缘由:可相似联想,也可相关联想。

    有些解说看似不同,其实是从修辞、心理联想、政教功能、审美效果等不同角度解释同一文学现象,各说之间可以相互补充,并不是矛盾关系。

    偏离这三个角度的解说,多是从《诗经》赋、比、兴延宕出的阐发,与《诗经》赋、比、兴研究本身无大关系。

    认为赋体之名源于《周礼》“六诗”之赋,即源于赋诗言志的赋,其本义是用文雅的语言形式“敷布其义”。“六诗”之“赋”的本义为“不歌而诵”、“敷布其义”,后在此二义基础上衍出制作、自作之义,荀赋与汉赋兼而取之,将自作“不歌而诵”、“敷布其义”的文雅之辞称之为赋;“赋”为“主文谲谏”政教传统的产物,汉赋在“主文”的形式、“谲谏”的目的上兼而取之,故曰“铺采摛文,体物写志”。

    第三章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赋、比、兴研究,横向上看,赋比兴研究出现了分化,围绕《诗经》解说赋、比、兴的经学家或探寻《周礼》“六诗”、毛《传》标兴的本义,或借助兴发挥经义,或运用赋、比、兴分析《诗经》的表现方法;诗人、文学理论家则不是解说《诗经》的表现方法、内容义理,而是在艺术创作普遍规律的层面上阐释赋、比、兴的美学价值。

    之后的隋唐、宋元明清,一直到现当代的赋、比、兴研究多是前人研究方向的继续。

    第四章隋唐时期的赋、比、兴研究,经学家沿袭汉儒旧说,认为兴是譬喻,有小分歧,无本质变化;孔颖达提出“三体三用”说,认为风、雅、颂是诗之体,赋、比、兴是诗之用;诗人、文学理论家对赋、比、兴的认识发生分歧,有的借以发挥自己的美学理想,如唐僧皎然;有的借以宣扬儒家“诗言志”的政教诗学观念,如陈子昂、白居易。

    第五章宋元明清时期的赋、比、兴研究,古代的经学家多侧重依据《诗经》的表现方法解说赋、比、兴,毛《传》及汉代的经学家皆认为兴是“譬喻”,尚未认识到其“起辞”的作用,相对说来,朱熹对兴的解释比较符合《诗经》的创作实际,认为兴是“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兴的主要作用是“起辞”,既可单纯“起辞”,也可“起辞”兼“起情”,朱熹认为“直指其名”(本体出现)的明喻、暗喻也是赋,则与他说不同。

    第六章现当代赋、比、兴研究,帝制消亡,经学时代结束,人们对《诗经》性质的认识发生根本性转变,赋、比、兴研究先后出现三次高潮,第一次是民国初期对《诗经》表现方法的研究,第二次是《诗刊》19781月号发表毛泽东《给陈毅同志谈诗的一封信》,于是学术界展开关于形象思维的讨论;第三次是《文学遗产》1983年第3期发表张震泽《〈诗经〉赋、比、兴本义新探》引发对赋、比、兴本义研究的高潮,这次论争的学术品位很高。

    魏晋之后,横向上看,大都是经学、文学这两个大方向多个维度研究的继续,有的研究最初《周礼》“六诗”提出赋、比、兴概念时的本义,有的研究汉儒对赋、比、兴的认识,有的运用赋、比、兴分析《诗经》的表现方法,有的借用赋、比、兴发挥自己的美学理想;有的借以宣扬儒家“诗言志”的政教诗学观念。

    纵向说,随着《诗经》研究的不断深入,诗歌理论的不断发展,一个朝着过去,一个朝着未来,一个逐渐接近《诗经》创作的本来面目,一个将赋、比、兴发展为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理论体系; 唐代的陈子昂、白居易将比兴作为《诗经》批判精神的代称,这一派确实向重思想内容的方向发展,但这只是赋比兴研究中的支流,不能说明赋比兴理论的整体发展走向。

 

 

    项目批准号:10FZW021

    项目名称:赋比兴研究史

    最终成果名称:赋比兴研究史

    项目负责人:鲁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