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及物性视野下的汉语心理动词历时研究”最终成果简介

一、项目研究的背景与目的

1.1项目研究背景

心理动词因其及物性值介于原型及物动词和原型不及物动词之间,跨语言地普遍存在有别于原型及物动词/原型不及物动词的句法编码形式和语义表现,因此国外形态句法领域对这一动词语义类型给予很多关注,并研究取得了很多重要成果(如Vendle1972,Hopper & Thompson 1980,Viberg 1983,Verma and Mohanan 1990,Kemmer 1993,Croft 1991,1993,Dixon 1994,Givón 2001,Nass 2007等)。自《马氏文通》以来的一个多世纪里,汉语心理动词的研究从古、今两个层面展开,并取得了丰富的成果。不过,以往的研究仍有一些问题,也不够系统和充分,主要有二:(1)有关心理动词的界定、动名搭配、论元实现等基本问题尚存在争议;(2)尽管汉语心理动词的研究在古今两个层面分别取得了诸多成果,但相关的历史演变研究却显得相当薄弱。

有鉴于此,本项目在及物性理论的框架下,选取汉语史上各时期口语代表性强的典籍及现当代经典文献语料为主要考察对象,从句法、语义、语用等多个层面对汉语心理动词进行深入系统的历时研究,包括其语法功能、句式适应性、重要结构式的形式与语义等。

1.2项目研究目的

本项目旨在及物性理论的视野下,深入描写汉语心理动词的句法语义语用特征,概括其历时演变的特征与模式;借鉴语法化学说等理论,从句法、形态、语用多个层面解释与心理动词有关的多个特定句法结构、语法标志产生和发展的动因与机制;利用语言类型学的最新研究成果,揭示汉语心理动词及其演变相较于世界其他语言心理动词的类型学共性和个性。

二、项目研究的主要内容和重要观点

2.1项目研究的主要内容

本项目是运用及物性理论考察汉语心理动词句法语义现象的个案研究。选取汉语史上各时期的代表性典籍,借鉴国外及物性理论的研究成果,考察汉语史上与心理动词相关的若干句法语义现象及其历时发展,描写汉语心理动词及若干种心理动词结构的句法语义特征,概括其演变的模式,解释其演变的机制与动因,并揭示其相较于世界其他语言心理动词的类型学共性与个性。

本书鉴于汉语实际,在前贤研究基础上,将心理动词界定如下:“心理动词是表达心理状态或心理活动的动词,包括感知动词、认知动词、情感动词三个语义次类,情感动词又包含情绪动词和态度动词。”这一定义揭示了心理动词的语义特征、时间特征。

本书除结语章外,包含八章,分为绪论编和个案研究编。

第一、二章为绪论编,系全书绪论。其中:

(Ⅰ)第一章为国内外心理动词研究概述,总结了形态句法视域下心理动词研究的侧重点、视角/方法的变化与推进;然后交代了本书的研究对象、语料范围、基本思路及体例。

(Ⅱ)第二章是对本书理论基础“广义及物性理论”的概况介绍。概述该理论的基本思想观点和主要发展阶段,介绍其代表性成果;进而回顾了在及物性理论视角下汉语学界在变异句式、语义角色、话语语用驱动的及物性变异、词汇演变等领域取得的成果。

第三至八章为个案研究编,系心理动词句法语义个案考察。其中,第三至七章为心理动词结构个案,考察汉语史上或现代汉语中几种主要的心理动词去及物结构。具体地:

(Ⅰ)第三章勾勒汉语史上心理动词去及物结构的概貌。描写了汉语史上由心理动词构成的把字句、被字句、“V-于”式、“可”字句等去及物结构,概括其构成形式、语义特征及总体的历史发展趋势;进而分析心理动词去及物结构的及物性特征,即,在句法及物性和语义及物性方面均呈低及物特征;最后提出,心理动词及物小句是原型及物小句的隐喻扩展,心理动词去及物结构是原型去及物结构的隐喻扩展。

(Ⅱ)第四、五章为现代汉语的心理动词把/被字句的专题考察。第四章纤细描写心理动词把字句的谓语动词类型、处置式语义类型及语法限制,并概括其语义和语用特征。考察发现,把字句的语义类型同心理动词谓语的语义次类呈对应关系,且心理动词把字句各语义类型的语法限制程度不等;心理动词把字句的主要功能是描写性,并具有较强的主观性特征。第五章将现代汉语心理动词被字句的结构概括为三类:NP1+被+NP2+VP,NP+被+VP,NP1+被+NP2+所+VP;将其句式语义概括为五种:表示心理上产生新的感受;表达“受益”义;表达“受损”或“遭受”义;表示某种情况或行为的暴露;表示强调。

(Ⅲ)第六、七章考察“可”字句及其历史发展。第六章以《左传》为例,深入考察先秦可字句的构成形式及表客观条件可能性、客观适宜性及客观价值性的情态语义;依据及物性相关参数解释了基础动词的构成限制;进而概括其口语性、非现实性、议论性等话语特点,以及延续话题、受事前景化、施事背景化的语用功能。在此基础上,第七章考察中动标记“可”在先秦之后的语法功能演变。该章由近现代汉语中部分“可V心理”式形容词转类为动词的现象(如“可惜、可怜、可爱”)入手,考察“可V”结构词汇化为形容词进而转类为动词的过程;并揭示与此过程相伴随的汉语史上“可”从中动标记到中性化类词缀的功能演变。

第八章为心理动词特定次类个案。即:

第八章选取“认为、觉得、想”等10词,从句法语义语用三个层面对判断心理动词的作了详细的讨论。语义层面,将判断心理动词的语义层级分为判定、判断和误判三类,提出划分层级的方法,并指出其语义层级的变化呈连续统特征;其次,对判断心理动词在现实性、自主性参数上的表现作了划分及程度排序。句法层面,将判断心理动词分为全宾判断心理动词、谓句判断心理动词、体句判断心理动词、小句宾语判断心理动词四类;进而逐一考察各个动词带补语、动态助词、句末语气词、程度副词的情况;在此基础上,提出判断心理动词的鉴别式“主(人)+{几乎+动词}+(趋向补语)+宾语”。语用层面,讨论了“认为”等10词的主观性与非主观性。

2.2项目研究的重要观点

本书的考察揭示了汉语心理动词的一些句法语义特征,并由心理动词这一特殊动词次类审视一些以往未引起充分关注的句法语义现象并获得新的认识。本项目成果的重要观点可概括为如下四点:

1.对心理动词及物小句及心理动词去及物式的性质认定。

我们认为,心理动词及物小句是原型及物小句的隐喻扩展;相应地,心理动词去及物结构是原型去及物结构的隐喻扩展。具体来说:

(Ⅰ)及物心理动词是呈低及物语义的及物动词,在句法编码上具有游移性。及物心理事件包含感事、刺激物双论元,事件中“力量”的传递方向是:“感事将其注意力朝向(倾注于)刺激物(或刺激物的某些图像表征),而刺激物或刺激物的某些特征,在感事的心智(头脑)中引起一个心智事件。”(Kemmer 1993:128)可见,感事、刺激物分别同原型施事、原型受事存在较大语义差异:感事具有低意志性、受影响性,是具有受事性质的施事类论元;刺激物具有非受影响性、事件发起者性质,是具有施事特征的受事类特征。同其低及物语义相一致,及物心理动词在句法编码上也呈现低及物特征,并跨语言地表现出编码为及物句、不及物句的游移性。

(Ⅱ)与上第(Ⅰ)条相应地,心理动词及物小句是原型及物小句的隐喻扩展。在此过程中,感事扩展为原型施事、刺激物扩展为原型受事、“现实影响”扩展为抽象的“心理影响”。

(Ⅲ)与上述第(Ⅱ)相应地,心理动词去及物式是原型去及物式的隐喻扩展。在此过程中,特定类型的心理动词去及物结构相较于原型动作动词构成的同类去及物原型而言,句式语义发生了转移。例如,动作动词构成的“可”字句表示客观条件可能性或客观适宜性,心理动词构成的“可”字句则表客观价值性;动作动词构成的狭义处置式表示处置义,心理动词构成的狭义处置式则主要起表示心理活动/状态的情状或其结果/状态/程度的描写性功能。

2.及物心理小句及其派生句中的“宾语受影响性”表现为“心理影响”而非“现实影响”。“心理影响”是言者认定的“影响”,是心理动词句主观性的体现。

上述第1条已阐清,及物性的核心参数“宾语受影响性(object-affectedness)”在原型及物小句中表现为“现实影响”,而在心理动词小句中则隐喻扩展为“心理影响”,后者是一种抽象化的“现实影响”,是言者“认定”存在的“影响”形式。“心理影响”在心理动词处置式/被动式中表现得较为明显(沈家煊(2003)已深入论证处置式的“主观性”),这是由处置式/被动式句式本身、心理动词谓语的双重主观性所致。可以说,“心理影响”是心理动词句主观性的体现。

3.中动标记“可”的功能及其历史演变。

以往的研究将先秦“可”字句看作一种“类被动”句式、“可”看作被动标记。本书第六、七章的考察表明:“可”在先秦时期是一个中动标记,表达客观条件可能性、客观适宜性、客观价值性三种情态语义,“可”字句具有一定能产性,其中心理动词谓词占比32%;从先秦晚期起,“可”字句的能产性逐渐衰减,表现有二:其一,“可V”结构逐渐限于历史上保留下来的“可怜、可爱、可惜、可悯、可憎、可喜、可恶”等固定形式,后者逐渐词汇化为形容词;其二,“可”的中动标记功能之失落导致部分“可V”式形容词被重新分析为动词、其中的“可”被重新分析为中性化的类词缀。我们认为,“可”的上述功能演变是受汉语史上自中古以来施受关系的中立化(参魏培泉2003)这一大趋势的深层影响。

4.心理动词把/被字句的语法限制和语义特征。

心理动词作为传统语法视野中的“非典型动词”,一直被排斥在把/被字句研究的“主流”之外,几成共识的看法是心理动词不能或很难应用于这两类句式。本书第四、五章的研究表明,这一“成见”与语言事实有出入。以把字句为例,我们的定量考察发现:

(Ⅰ)心理动词把字句在现当代汉语中具有一定的语篇分布率,在把字句整体中占比近十分之一。

心理动词把字句具有不同于由原型动作动词构成的“原型把/被字句”的形式-语义特征。具体来说:其一,形式方面:a.心理动词各语义次类在把字句中的适应性不等,由高至低依次为“认知动词>感知动词>情感动词”。b.心理动词各语义次类与把字句语义类型呈大致对应关系,即,致使义处置式由情感动词构成、处置(作)由‘作为’义认知动词构成、狭义处置式由表过程的感知/认知动词构成。c.心理动词把字句各语义类型的语法制约程度不一,其中狭义处置式受到的语法限制最严格,其VP的构成形式最复杂。其二,语义语用特征方面:a.表处置(作)的心理动词把字句表示判断关系,主要见于议论语体、观点性强的口语体;表致使义和狭义处置的心理动词把字句的主要功能是描写性,前者主要描写主体的心理状态和变化,后者主要描写主体心理活动/状态的情状或其达到的结果/状态/程度。b.心理动词把字句具有较强的主观性特征,例如多分布于口语体、多用于非现实语境。

三、成果的主要价值与影响

3.1成果的主要价值

本项目的研究成果对于汉语语法研究、词汇研究及词典编撰均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并具有方法论上的借鉴意义。具体来说:

(1)其成果有助于加深和推进汉语语法研究。有助于更好地认识汉语心理动词的句法语义特征,并加深对心理动词及物句及其派生式(如本文考察的处置式、被动式、“V-于”式、“可”字句等去及物式)的句法语义特征及发展过程的认识,深化对相关语法标志如中动标记“可”的功能之理解。因此对汉语历史语法、现代汉语语法的研究均有一定参考价值。

(2)其成果对于汉语历史词汇、词典编撰研究具有一定参考价值。例如,对于“可V”式词语的词汇化过程的考察、对于判断心理动词的特征的考察,有助于加深汉语历史词汇研究并对词典编撰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3)本书是运用及物性理论系统考察汉语句法现象的个案,对于汉语句法研究具有方法论上的借鉴意义。

3.2成果的影响

本项目成果的部分内容,在语言学学术会议上做过论文报告,得到同行专家的关注和积极讨论,如《“可V”结构的演化及“可”的功能发展》(第七章)(语法化国际会议论文报告)。


项目负责人:王丽玲

批准文号:16CYY039

项目名称:及物性视野下的汉语心理动词历时研究

最终成果名称:《及物性视野下的汉语心理动词历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