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重点项目:"碑记所见西北地区的城镇演变与城镇的社会变迁(1368-1911年)"最终成果简介

筑城碑记:串起近六百年丝路大道城乡网络的历史坐标

筑城碑记是城池建筑与修葺过程中,各地所建的功德碑与大事记,大多由地方政府邀请当地名人记事,由于碑记多系亲历者所述,记事详实,内容可靠,史料价值较大,可谓城池修筑过程中的第一手资料。筑城碑记或摹勒刻石,以碑刻存世;或撰成文章,以文献保存;对研究中国城池发展史、城镇形态以及城镇社会变迁都有极重要的史料价值。

西北地区地处边疆,又是长期以来丝绸之路交通往来的主动脉。这里农牧交错,民族多样,人员间的贸易、交流频度高。出于防卫的需要,大多聚落筑有城墙。民国时期秦翰才曾记述“便是一个平常的村镇,也往往建有很好的城垣。原来西北自古是边塞,为防异族的侵入,攻守之具不能不力求完备”,筑城就成为聚落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这里的聚落城墙厚,结构复杂,攻守之具完备,再小的堡寨也将筑城视为聚落发展的一件大事来做,因此,西北地区遗留下大量筑城碑记,主体为明清两代。据现有资料统计,能够完整保存于世的明清民国碑记共计251篇。其中多数为碑石,但由于历年战乱、兵灾,毁佚严重,目前留存于世,可以收集到的碑石仅31方。其余部分多数收入到各府县地方志或个人文集当中。目前,从个人文集及地方志等文献能够整理出相关筑城碑记有220篇。如果按省域分区来统计,碑记数量最多的省份为陕西省,共计133篇;甘肃次之,共计93篇,青海11篇,宁夏12篇,新疆2篇。如按时代与区域统计,明代共计121篇,陕西56篇,甘宁青共计65篇。清代122篇,陕西75篇,甘宁青新共计47篇。民国全部统计为9篇。这些碑记资料整理出来,大多具有时代的连续性,且均可以详实复原、地理定位,是串起近六百年丝路大道——西北区域城镇与村寨网络的重要历史资料。

近代西北地区经济与社会总体格局大抵奠基于明朝。朱元璋建立大明王朝,于广袤的西北地区建立陕西布政司、督指挥使司与行都司。督指挥使司与行都司实行卫所建置,半军事化管理。伴随州县、卫所建制的完善,西北地区人口、交通与聚落不断完善。明代陕西布政司下辖8府2296县,除此之外尚有陕西都指挥使司,下辖实土105千户所,大体包括今天的陕西、宁夏两省及甘肃东部地区。陕西行都司的前身为洪武七年设立的西安行都司,至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行都司的辖区才基本稳定下来,拥有12卫、3守御千户所。据嘉靖《陕西通志》记载其辖境“东一千一百七十五里,至于临洮府之兰州界;南一千五百七十五里,至于西宁卫之黄河界;西五百七十里,至于肃州卫之嘉峪关;北一千五百里,至亦集乃地。”基本范围在今甘肃嘉靖关以东、青海西宁地区。

 

明代宁夏堡寨分布图

由于卫所分布较众,聚落大抵以城、镇、堡、寨为主。据不完全统计,仅今榆林境内长城沿线的较大堡寨就有39个,宁夏卫较大堡寨88个,固原卫45个,其它镇卫数量都不少,清代虽有发展,但基本结构继承明代。这些以城墙为标志的聚落构成西北地区的社会基础,西北筑城碑记对这些历史坐标记录完备。

(一)明代西北筑城碑记数量最多的为甘宁青三省,且有特色,今天能统计到的共计65篇。这一区域在明代主要以卫所建置为主,多数城池修筑与卫所营堡构建相始终。在现存的明代碑记中,很大一部分是卫所营堡筑城碑记。如青海省:嘉靖年间都御史许宗鲁撰著的《重修西宁卫记》、万历四年(1576年)参议张问仁撰著的《重修西宁卫城记》,是对西宁卫城二次重修的详细记录。以其与万历年间马自强撰文的《固原镇新修外城碑记略》、同期崔镛撰着的《砖修榆林镇城记》相互参证,可以看到明代镇卫城池修筑的一般规模、基本结构与背景信息。而兰州市区等地保存下来大量营堡修筑的碑记资料,包括修筑金城关关城、西古城、哨马营、大岔口堡、三眼井堡、永泰城等等长城附近的关城与堡城,这些碑记详细记载了城堡的修筑时间、地点、规模、过程、当地的地理环境与军事地位,是难得的明代军卫研究的一手资料。

(二)筑城碑记多具有连续性,将这些连续的碑记缀连起来,就成为当地城镇发展、社会结构复原的一个基本依据。如今甘肃天水市,明清两代共留有筑城碑记7方,从西宁卫到西宁郡,共留存筑城碑记4方,庆阳5方,陕西的鄜州今富縣4方、榆林7方。

以明清时期秦州为例,7方筑城碑记分别撰著于明嘉靖(2方)、万历时期,清顺治、同治、光绪、民国时期,这7方碑记对城池修筑的过程、规模、用料等都有较普遍的记录,历次增修所体现的城镇职能分区记述尤详。据这7方碑记我们复原如下:秦州(今甘肃省天水市)古名成纪,位于今甘肃东部,渭河及其支流横贯其中,农业与交通都比较发达,因此,开发历史久远。宋以前此地即建有一系列堡寨,元末多毁。明太祖洪武年间修筑秦州卫城,城址建在渭河支流藉水河谷的北岸,也就是后来的“大城”,卫城之内以储军,随着地域经济开发,吸引了周边民户定居,民户聚居体首先在大城的西侧形成,且多从事商业贸易者,至明中期,以至西郭之民“倍于城”。这样就形成大城之内以军卫人口为主,而西郭主要集中民商之人的城镇发展格局,秦州的经济重心也自然汇集于西郭。嘉靖年间,蒙古军队一度攻入兰州西郭,“秦陇之间戒严”,于是秦州开始增筑西郭城,至明末形成东西五城,分别为大城、中城、东关城、西关城、小西关,小西关内建有规模宏大的伏羲庙建筑群,因此也称伏羲城。清康熙八年(1669年),陕甘分省,秦州属甘肃巩昌府,雍正七年(1729年)秦州升为直隶州,经济发展在当地首屈一指。中城部分本与西关不连,中为蒙水(俗名罗玉河)流过,清中叶以后,河流改道,由城北于东关城外流入藉河。同治年间,陕甘回民起义,为防战乱,加筑城墙。将五城间的空隙连成一体,形成统一的长条形城市格局。其中大城部分为当时的行政中心,衙门、州学、城隍庙等均在此。中城部分为手工业与集市贸易市场,有皮货巷、山货巷、猪羊市、果集、粮食行等;西关部分商业发达,商号货栈集中于此。进入民国,尤其抗战以后,天水成为大后方重要的城市,工商业者和难民纷纷迁入,城区人口由三万急增至七万,内地工厂迁入本城,经济迅速发展,当时城郭犹存,民房商铺依就,基本保持五城相连的格局。由秦州城市格局的变迁来看,从卫所到州县,由五城职能各异,至统一的天水市建置,这中间的变迁既反映了地方行政制度的变化,也是经济发展作用的结果。对于研究明代军卫制度、清代人口职能分区、抗战内陆经济发展都有参考价值。

 
 

明中后期秦州五城相连图

(三)清代西北筑城碑记从数量上统计,略多于明代,由于此时西北地区不再是边防重地,州县设置取代了明代的卫所建置,各州县经济与社会管理整齐划一。因此,各县的修城记也很整齐。与明代相比,时代特征也很明显。与明代相比,大规模的城池建设工程少了很多。清代西北地区州县修城的频率增加了,但工程量多数减少,持续维护是主要的修筑方式。这样,维护城池的资金来源也形成多种管道。士绅与官商捐资成为修城的重要资金来源,留下了大量商户捐资的历史资料,这些资料对研究西北地区城镇经济具有非常重要的史料价值,咸阳、白水、宝鸡、包括三原县邓家堡都留下了这样的商业史资料,十分难得。 

鄧家堡社灶商號捐修城池銀兩統計表

社灶商號

捐助銀兩

社灶商號

捐助銀兩

社灶商號

捐助銀兩

同春梘

十六兩

濟美灶

十六兩

利川灶

十六兩

源瀣井

十兩

豐亨梘

十六兩

鴻門灶

四兩

恒生號

二兩四分

世德號

二兩

敬盛號

二兩

尚義號

二兩

新順號

一兩

益太號

一兩二分

奎聚號

一兩

萬典廠

五兩

世太廠

二兩四分

全典號

二兩四分

曾和益

二兩四分

永豐號

二兩四分

萬順號

三兩二分

太順號

一兩二分

劉萬典

二兩四分

扶榮號

二兩四分

恒豐號

二兩四分

 

 

 

(四)筑城碑记所记城镇资料结合堡寨定位、遗址考古文献,我们已将之建成城镇历史地理信息(GIS数据库,为未来该地区城镇发展与遗产保护都将提供非常有用的数据支持。

城镇堡寨是这一地区非常重要的聚落形式,这些聚落实体构成了区域社会的基本结构,也是丝绸之路沿线经济实体最基本的外在形态。体现了该地区社会形态的基本特征。筑城碑记是对这些经济实体成长过程最详细的记录,将它们串联起来,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这中间的政府运作、民间投入、人口迁徙、交通构建、经济成长,动态来讲,也是丝路沿线社会文化形成的历史写照,运用今天的地理信息技术,甚至可以精准地将它们复原到地面之上,成为研究丝绸之路社会变迁非常有用的一手资料。

 

项目负责人:张萍

项目批准号:14AZS011

项目名称:碑记所见西北地区的城镇演变与城镇的社会变迁(1368-1911年)

最终成果名称:《明清西北筑城碑记辑校》与《明清西北城镇形态演变专题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