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宋词与舞蹈之关系研究”最终成果简介

该项目研究的目的和意义:

一、每一种文学体裁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热门题材不尽相同。题材的兴盛与当时社会文化的关系虽然早已成为研究热点,文人生活作为社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备受关注,但是迄今为止,对作家与热门题材的关系依然重视不够,尤其是那些看上去与作家的关系不甚密切的题材,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缺憾。作家明明是亲历者,却被误认作旁观者,解读其作品时难免会产生诸多误解。舞蹈是宋词的重要题材之一,宋代词人主动或被动地介入舞蹈表演,必然会影响词人对舞蹈题材的把握,这一问题一直未引起关注便是一个显例。两宋词人对舞蹈的了解程度和参与程度是一个很值得探究却一向被忽视的问题。这不仅仅是因为非专业人员的舞蹈素养以及对舞蹈表演的参与,是考察宋代舞蹈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更为重要的是,词人对舞蹈认识的深浅,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们观舞的侧重点,并进而影响相关作品的写作路数;作为高文化阶层,词人的审美趣尚也会对舞蹈的美学追求产生不小的影响。

二、宋词研究大多“重歌轻舞”,视线集中在“宋词与歌唱”上,“宋词与舞蹈”却少有问津者,这种研究现状亟需改变。舞蹈与宋词的关系颇为密切,宋词主要是宋人在歌舞娱乐生活中为了遣兴佐欢而作的,所以考察宋词不可能脱离这一创作环境和写作目的。将舞蹈纳入宋词研究的视野,才能更全面深入地认识宋词的娱乐功能和文学特质。

三、舞蹈大量入词对宋词的技法风格以及对女性形象的塑造等方面产生的影响也没有引起研究者足够的重视。宋词中的舞女形象立体而又丰满,丰富和深化了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仔细考察宋词描写舞蹈的种种手法,有助于进一步认识宋词的艺术特色、审美取向以及题材与体裁之关系等一系列宋词研究和文体学研究中的问题。

 

研究成果的主要内容和重要观点:

《两宋词人舞事》考察两宋词人与舞蹈有关的事项,主要包括如下六个方面:一是宋代词人对舞蹈表演的参与;二是宋词中舞蹈描写的侧重点及其形成原因;三是词人与舞女的感情对塑造舞女非职业形象的影响;四是词在表现舞蹈题材方面的体裁风格优势以及宋词中舞蹈描写的特色与优长;五是舞蹈元素在宋词中扮演的角色;六是观舞词所反映的宋代舞蹈文化的深广度。

两宋词人的舞蹈素养以及对舞蹈表演的参与度,不仅是考察宋代舞蹈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词人观舞的侧重点,并进而影响相关作品的写作路数。同时,作为高文化阶层,词人的审美趣尚也会对宋代舞蹈的美学追求产生不小的影响。宋代词人不只是被动地观赏舞蹈,还以自舞、训练舞伎、设计歌舞演出、撰写舞词等多种方式参与舞蹈表演。前三种立足于舞蹈,最后一种立足于文学。亲自起舞是词人参与舞蹈表演最直接的方式,“宋代文人很少自己参与舞蹈活动”的论断并不符合事实,有些词人舞蹈水平相当高,苏轼就是一例。与前人相较,宋人对训练舞伎倾注了更多的心思。这与社会文化有直接的关系,因为官妓的色艺水平是州府官场交际的重要门面之一,家妓关系到私人娱乐的质量和攀比风气之下的虚荣心的满足。词人参与训练歌舞伎,主要是对艺术风格的把控,而非指导具体技巧。词人多方面的文化素养,使得他们有较高的艺术品味和艺术追求,这对提升歌舞的艺术格调大有裨益。有的词人还会亲自设计歌舞演出,史浩、张镃及其异母弟张鉴是其中的佼佼者。张镃兄弟擅长用别具匠心的服饰构筑韵味深厚的意境,史浩在舞蹈构图和改造纯舞等方面有令人瞩目的突破。

词人参与舞蹈表演更常见也更能发挥他们所长的方式是撰写舞词。除了应歌舞伎之请即席填词供后续表演之需以外,词人还会专门撰写舞曲歌词。故事类歌舞曲都是改制知名度较高的故事,不仅在艺术上颇有可圈可点之处,也促进了故事的流播。史浩《渔父舞》将舞蹈的故事情节与劝酒衔接得非常自然,生活变得更为艺术化。风行于宋代的《调笑转踏》,由于乐曲单调,格外依赖不断变化的歌词(既是唱词也是舞蹈的脚本)给观众带来新鲜感,词人在很大程度上等于替代舞女做了理解作品的意蕴、感知舞蹈的规定情境、寻找动作内在依据等工作,因此对于《调笑》歌舞曲而言,词人所发挥的作用绝不亚于表演者。有些歌舞曲词还具有史料价值,例如王义山《乐语》是现存宋代州府庆祝圣节的歌舞活动最详备的记录。

对于舞蹈,词人虽然有时是参与者,更多的时候却是观赏者。同为观舞,有的词人能够捕捉到艺术精髓,有的却惑于美色。观舞的侧重点必然会影响相关作品的写作重心。宋代男性职业舞者和大龄舞女几乎在宋词中销声匿迹,是词人观舞沦为观色的结果,等而下之的便是鞋杯之俗以及吟咏舞女纤足的习尚。但描写舞蹈的词侧重于赏色并非一无是处,有些作品将舞女当作美的化身精心描摹,寄托了作者的爱情理想以及对美好事物的热爱和追求。不过由于这种写法仅限于描画舞女的容貌舞姿,舞女形象是比较单薄的。有些词人因为对舞女有较真挚的感情和相当深入的了解,所以能够深刻揭示她们的内心世界。在他们笔下,舞女不单单是以歌舞为业的欢场女子,有时也是娇憨活泼的少女。此类描写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很值得关注,因为它们丰富和深化了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有些词人怀着深切的同情,替歌舞伎道出深衷隐曲,并由舞女的身世联想到自己的遭际,从舞女的地位反观自己的处境,他人与自我便这样渗透融合起来。有些词还挖掘和展示了歌舞伎的内在闪光点,并寄予自己的襟抱,具有较高的思想性。

舞蹈描写成功与否,首先取决于词人是否有足够深入的艺术体验,然后才谈得上将这种体验用文字准确地传达出来。这并不意味着词人必须是舞蹈的行家,外行凭藉直觉和敏感也同样有可能领会舞蹈的妙处。直觉和敏感除了天赋,主要靠艺术熏陶来培养。听歌观舞浸润了宋代士大夫的日常生活,培养了他们对舞蹈的鉴赏眼光。

舞蹈在先秦就已成为文学题材。词兴盛之后,由于其体裁特点和主流风格很适合表现动态美和女性美,遂成为文人描写舞蹈的首选体裁。动态美和女性美是中国古代舞蹈美感的核心内容,对宋代而言更是如此。词人不仅注重选择适当的词调、采用各种修辞手法,还喜欢凸显动与静、快与慢、刚与柔等矛盾元素并存的情形,它们形成了新的节奏,与舞蹈本身的节奏叠加后,使词中的舞蹈节奏愈发丰富多彩,更具动态美。

宋词中的舞蹈描写趋于两极,或虚写或实写。能实写的都是内行,有足够的眼光选择舞蹈的重点段落或者舞技的长项加以描绘。例如词人很喜欢描写袖舞和腰部动作,这个选择就很专业,因为它们不仅在宋代舞蹈中格外突出,而且相互关联。词人笔下的舞腰与宋代舞蹈的实际情况若合符契,可见此类描写大多出自内行的评价,而非外行的虚夸。虚写最突出的是借鉴书画创作中的留白手法,例如有些观舞词不言舞蹈表演的具体情形,而是写舞蹈结束之后舞女的饰物散落在舞茵上的情景,激发读者用想象重构舞蹈场面。舞蹈虽然是视觉艺术,词人却不囿于写目之所见,而是书写多重感官的观舞感受,使舞蹈更加立体丰满。凡此种种,无不体现出词之有别于诗的细腻深入,不仅大大丰富了宋词的表现手法,也进一步强化了词柔媚婉约的主流风格。

在宋词中,舞蹈虽然大多与艳情有关或者是赏心乐事,有时词人也会以舞姿状物态,借舞蹈悼故友、悲遭际,感兴亡的词提及舞蹈的数量更多。借舞蹈悼亡友、伤迁谪、感兴亡之作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词人与舞蹈一般是疏离的关系。舞蹈或存在于作者的记忆中,或出现在作者的梦境里。即令词人置身舞蹈表演的现场,就其心境而言也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这是此类作品虽然也写舞女、写舞蹈,却能够不囿于艳情,步入较高远的境界的重要原因。观舞是宋人习以为常的娱乐方式,当时只道是寻常,一旦变成逝去的或者与词人心境无关的乐事,不仅会引起词人无尽的伤感,也促使他们进行理性的反思。舞蹈如同一场繁华梦,无论昔盛今衰抑或物是人非,都令词人在感伤之余,体悟到人生之无常、世事之沧桑。这就无怪乎宋代词人每每通过描绘舞蹈场面,表现人事变故、仕途浮沉乃至家国兴亡等主题了。这些作品脱离了艳情的窠臼,步入了较高远的境界。

宋词反映宋代舞蹈文化的深度和广度均值得称道。词中出现的舞名、舞类颇多,有些是其它史料未提或者很少提的,是研究古代舞蹈史的宝贵资料。某些舞蹈描写可补其它史料之不足,或纠正一些影响较大的错误观点。宋词中的舞蹈活动涉及的社会阶层也很广泛,上至宫廷,下至乡野。有些舞蹈描写可补史料之不足,或者足以纠正某些影响较大的错误观点。

 

成果的学术价值、应用价值以及社会影响和效益:

一、首次全面探讨了舞蹈在宋人娱乐生活中的位置、宋代词人的舞蹈素养和对舞蹈表演的参与、词人与舞蹈艺人的交往和感情、宋词中舞蹈描写的倾向及形成原因、宋代多用词来表现舞蹈题材的缘故、舞蹈元素在宋词中扮演的角色、舞蹈题材对宋词手法风格的影响等一系列一直未得到应有关注的重要问题,有利于更全面深入地认识宋代的舞蹈文化和宋词的娱乐功能及文学特质,无论对宋词研究抑或宋代社会文化研究而言,皆颇具开拓性。

二、首次从观赏者和参与者两个角度考察宋代词人与舞蹈的关系,探讨了词人介入舞蹈表演的方式、词人的舞蹈素养及其对创作的影响等重要问题,指出宋代不少词人对舞蹈的了解相当深入,甚至堪称行家里手,故其描绘舞蹈往往目光独到,入木三分。

三、深入探讨了舞蹈大量入词对宋词技法风格产生的影响、词人巧妙地利用词的体裁特点表现和再现舞蹈的节律美等问题,有助于更深刻地理解和把握宋词的文学特性和审美旨趣。

 

项目负责人:刘航

项目批准号:14BZW055

项目名称:宋词与舞蹈之关系研究

最终成果名称:《两宋词人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