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甲骨缀合理论的整理与研究”最终成果简介

长时间以来,甲骨缀合这项研究都被视为材料整理工作。造成这种认知的原因就是甲骨缀合理论研究的不足,加之甲骨缀合成果呈现给学界乃至社会的印象就是骨与骨的接兑,龟与龟的接合,与儿童拼图无异,甚至是不具备甲骨学素养的人也可从事这项工作。近期AI缀合取得重大突破,更是使人们确信了缀合也不过尔尔。但如果我们从AI缀合的发展来看,为何在过去的数十年间计算器缀合毫无进展,而在今年却取得了突破?答案就是科技的迅猛发展及研究团队有了甲骨学专家的加入,尤其缀合专家的加入。但也如前文所述,AI缀合的正确性与前期“标准性”数据导入有着密切的联系,如AI将合集2824+《合补》5175与《缀集》21缀合就是一版对臼边断裂形态认知不足造成的误缀(详见前文)。再如AI将《合补》2161+《合集》8642(《合补》1913)缀合在一起,但我们通过著录材料比堪可以发现,《合集》8642(《合补》1913)“其”字左下角笔画残失,而《合补》2161又著录于《天理》216,从《天理》照片来看,“??字上方的残笔是竖,因此这两版是无法拼合的,这一误缀是对著录材料整合不足所致。

综上,无论是就甲骨缀合自身发展而言,还是从未来甲骨与AI技术结合来看,详实的缀合理论都是及其重要的,且我们对缀合理论的研究也绝不能仅着眼于文字层面。这也是我们前文框架设计的立足点。本课题主要有四部分内容:

第一部分,绪论。在这部分,我们对第一组缀合的时间点进行了溯源,认定其发表的时间点当为1906年而非现在学界认定的1917年。这一时间点的改变也使一小部分缀合理论提出的时间发生变化。甲骨缀合的术语虽然不是很多,但仅就“缀合”就别名甚多,因此我们在绪论中也对这些术语作了相关的梳理。章节最后,我们简述了本课题的意义、可行性与必要性,并对旧有甲骨缀合理论的研究进行了概述。

第二部分,材料的整合,我们用两节论证分析了著录材料和契刻载体在甲骨缀合中的意义及它们对缀合的辅助作用,即材料缀合论。甲骨著录是甲骨学研究的第一手材料。以往我们对它的认知都停留在全不全、清不清楚,但这对甲骨缀合研究是远远不够的。如著录材料的人为修改,重片的误判会都导致错失新缀,著录印刷造成文字的差异,拓者对断边形态和残字认知,则会影响缀合的效果,对缀合成果造成误判;甲骨著录的源流则可辅助缀合。契刻载体部分,我们从修治和原生形态两个角度对其进行论述。在以往的研究中,“修治”多用于钻凿研究,但我们通过对特征性修治痕迹的梳理,归纳出适用于缀合的内容,将其条例系统化。原生形态我们的研究重点有别于甲骨形态学的标准片,而将研究重心放在碎片信息整合上。

第三部分,文字的解构。这部分我们从字、辞、事类和文例四个部分进行的论证,核心观点是甲骨缀合理论包括对甲骨学现有理论的解构、细化,使之成为适用于甲骨缀合研究的理论。字的层面我们选取“字迹”这个角度爲切入点,因为可缀合的甲骨多是一版之折,多源自同一刻手,刻手刻字的笔迹自可用于缀合。辞这部分,我们通过将兆辞、序辞与钻凿和卜辞相对照,对以往兆辞和序辞的“就近释读”的不合理性予以剖析,得出兆辞和序辞多是契刻于兆枝两侧。剔除一些书刻因素,在甲骨上如契刻有兆辞,则多可找到与之对应的序辞,即不存在“有兆无序”。藉助兆辞行款、兆辞与序辞的位置关系,不仅可以确定甲骨部位,而且可以有效定位残失甲骨断边的刻辞内容。再如我们对兆序辞进行整理发现,内容最简单的它却是连接甲骨残片的重要桥梁,尤其是一些断边无残字的甲骨。事类这部分我们从多个维度,进行了释例性解构。如王宾卜辞在宾组、出组、何组、历组、黄组皆有之,其中以出组和黄组所见居多,程式化也最高,但这种“程式化”一经解构却可变为缀合之法。再如通过对“祭牲数”的解构发现,在胛骨上祭牲数的变化极具规律性,即使是组类组类不同,这一规律也不会发生大的变化;而在龟甲上,祭祀用牲数字的使用上与胛骨基本一致,但递变规律却有较大不同。所以在面对文字内容时,与甲骨学其他理论重“汇总”不同,甲骨缀合侧重于解构。

第四部分,附录。附录主要为两个表和一篇订补文。第一个表示2017年立项后,笔者在报告撰写过程中结合理论尝试的新缀;第二个表是对现已发表的缀合成果的整理,表格中尽可能体现每组甲骨缀合的加缀过程,并对误缀合加缀过程中产生的误缀予以剔除。订补文,即对甲骨学第一本缀合专书性质的重新认定,即为甲骨缀合汇编,且曾毅公编书的初衷就是整合缀合成果,便于学界引用,且对缀合予以推广。

最后有一点我们想强调的是,甲骨缀合成果是确保甲骨学研究“真实可信”的基石,而甲骨学各分支的理论成果则是甲骨缀合方法、理论的重要源泉。现阶段来看,没有任何的理论、方法可直接用于缀合,即使是“碴口”这样的特征性材料信息,也需要我们后期对它进行“复检”。如上文所举AI的臼角处误缀,从碴口密合度来看,缀合是成立的,但当我们对它进行核验时会发现,它跳跃了部位的特征性断边,将修治产生的边与甲骨断边讹混。甲骨由于保存、著录等原因,断边往往会背离原貌,所以非一版之折却可缀合的现象,在缀合工作中也屡见不鲜。这也提示我们,在理论研究时,我们要分而处之,在缀合实践工作,我们则要综合运用。简言之,现阶段的甲骨缀合理论、方法研究,其最终目的都是限缩缀合范围。当然,这些理论也是检验甲骨缀合正误的标准。

从学术角度来说,本课题是甲骨缀合研究中的一个“短板”,我们的写作正是对这一“短板”的补足;在课题论证过程中,我们也对学术史中的一些“误识”予以了订补。从应用层面来看,国内各大博物馆和科研机构都在对其馆藏甲骨进行整理,而在这些甲骨中有半数以上是碎小的,有的仅有一两个字或半个字。如何将这些碎小的材料整理起来,提高其学术价值,本课题材料章节的论证恰可用于解决上述问题。

 

项目负责人:李爱辉

项目批准号:17CYY061

项目名称:甲骨缀合理论的整理与研究

最终成果名称:《甲骨缀合理论的整理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