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成果推介

国家项目:“国外历史课程标准中的国家认同研究”最终成果简介

一、研究的目的和意义

国家认同是当今世界各国共同关注的重大问题。不同国家因面临的问题有异,采取的措施有所不同。但各国为了更好地维护国家利益和参与国际竞争,都在强化国家认同。其中,基础教育是渗透国家认同观念的重要领域,而国家认同又是历史教育的基本诉求,历史教育对国民产生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因此,世界各国都高度重视历史教育,通过历史教育改革来加强国家认同教育。

历史课程标准(包括社会科课程标准中的历史部分)规定了历史教育的目标,建构了历史教育的叙述框架和内容体系,指导着历史教科书的编撰和历史教师的教学,进而塑造了国民的历史记忆和文化认同,是强化国家认同教育的重要材料。研究国外历史课程标准中的国家认同,有助于理解世界各国建构国家认同的目标与策略,深化对历史教育与国家认同关系的认识,为建构符合我国国情的、适合我国需要的国家认同提供经验。

二、成果的主要内容和重要观点

本成果分为三个部分,一是国别研究,二是国际比较,三是借鉴启示。国别研究包括对美、加、英、德、俄、日、韩七国历史课程标准中的国家认同的研究;国际比较包括对美加历史课程标准国家认同建构的比较、德日历史课程标准中二战史叙述的差异及原因分析、日韩历史课程标准中的中国形象比较;借鉴启示是指国外历史课程标准国家认同建构策略对我国的启示。

成果分析了美国历史课程标准对国家认同的建构。美国建构国家认同的首要问题是确认美国是多元文化主义之国,还是盎格鲁-新教文化之国。美国课程标准通过种族史、妇女史和阶层史的叙述,塑造出多元文化主义的国家形象,但在自由派与保守派激烈争论的背景下,课程标准也被迫做出了一定的妥协。基于美国宪法在历史上“统合广土众民,弥合代际断裂”的特殊作用,美国课程标准将宪法置于国家认同建构中的核心地位。种族歧视等污点是美国建构国家认同的难点,但课程标准并不回避历史上的种族歧视等污点,还以此体现美国式的“改革主义”,将美国史视为不懈追求建国理想的历程。美国是联邦制国家,各州课程标准建构的是对国家与州的双重认同,州认同促进国家认同。美国课程标准将西方文明、民主与人权视为我者,将西方之外的文明、独裁与反人权视为他者。对于西方之外的文明,美国课程标准大体上能做到宽容与理解;对于独裁和反人权,美国课程标准持激烈的批判态度。

本成果分析了加拿大历史课程标准对国家认同的建构。安大略和曼尼托巴课程标准认同的是加拿大国家,魁北克课程标准认同的是魁北克地区。安大略和曼尼托巴课程标准将加拿大塑造成多元文化主义的国家和不断走向美好公正的国家,体现了社会启蒙和社会改革两种社会科范式。魁北克课程标准则标榜魁北克是个民主社会,对多元文化主义较为敷衍。魁北克问题是加拿大建构国家认同的难点问题。安大略课程标准承认法裔的重要贡献,但否认魁北克拥有凌驾于其他省份之上的特殊权利。曼尼托巴课程标准承认魁北克的特殊身份,但主张将魁北克问题限制在宪政范围内。魁北克课程标准则在族群民族主义和公民民族主义之间彷徨。安大略和曼尼托巴课程标准选择的他者是英国和美国,但凸显的并不是自我与他者的对立关系,而是自我的独立性。魁北克课程标准选择的他者是英裔及其殖民当局,以此为其追求政治个性和自决权利寻找合法性。

本成果分析了英国历史课程标准对国家认同的建构。英国当时虽然是欧盟成员,但其课程标准并不以欧盟为认同对象;此外,出于对苏格兰等地方独立倾向的回应,课程标准并不鼓励地方认同,它要建构的是单一的国家认同。英国课程标准通过对古代文化遗产和近现代重要成就的叙述,塑造了一个拥有悠久历史、具有辉煌成就及世界影响力的国家形象,以此激发国民的自信心和自豪感。为应对英国独特的国家结构及多元文化政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英国课程标准以公民民族主义作为建构国家认同的基础,培养学生的公民意识和身份认同。英国课程标准选择的他者是欧洲大陆,通过有选择性地呈现欧洲大陆充满战争与冲突的历史,维持英国的优越感以及与欧陆的距离感。

本成果分析了德国历史课程标准对国家认同的建构。对纳粹德国历史的反思,是影响德国课程标准建构国家认同的元因素,德国课程标准建构国家认同的所有做法都能从中得到解释。为避免狭隘的爱国主义,德国课程标准既倡导国家认同,又鼓励亚国家认同和超国家认同。德国课程标准聚焦二战后德国的民主价值观,树立德国是宪政民主国家的形象,培养学生维护民主体制的使命感。为避免重蹈纳粹德国的覆辙,德国课程标准并没有以族群和文化为认同的基础,而是选择宪政爱国主义作为建构国家认同的基础。德国课程标准将焦点放在纳粹德国历史上,通过对纳粹罪行的全面揭露与对抵抗运动的大力弘扬,将二战史的正面遗产和负面遗产一并继承。德国课程标准将他者区分为异质存在和敌对他者,对异质存在是理解与尊重,对敌对他者则是声讨与斥责。

本成果分析了俄罗斯历史课程标准对国家认同的建构。俄罗斯虽然是联邦制国家,但其课程标准并不鼓励地方认同。俄罗斯课程标准塑造的国家形象是具有影响力并对世界做出重大贡献的大国,这反映了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社会出现的“后帝国综合征”。俄罗斯课程标准倡导回归以东正教为核心的传统文化,以此作为建构国家认同的基础。俄罗斯国家认同的难点是如何认识苏联历史,课程标准处理策略为淡化意识形态色彩,肯定苏联在教育、科学、技术等方面的成就及在卫国战争中的作用,否定苏联在政治制度、政治斗争、经济发展模式等方面的弊端。

本成果分析了日本历史学习指导要领对国家认同的建构。日本学习指导要领将日本塑造成和平、民主的国家,是世界中的重要国家。日本国家认同的争议问题在爱国心和传统文化,学习指导要领既强调了弘扬爱国心和尊重传统文化,又暗示不能混同于战前的极端国家主义和狭隘的民族主义,体现了日本左翼和右翼的斗争与妥协。日本国家认同的难点问题是如何认识历史上的对外侵略战争。学习指导要领对日本侵略罪行的基本态度是遮遮掩掩、回避战争责任。学习指导要领选择中国与西方作为他者,通过去中国化来主张日本文化的独立性,但是对西方文明的态度较为复杂,一方面认同西方文明以显示日本作为“民主国家”的形象,一方面则希望摆脱西方文明的影响以凸显自身的主体性。

本成果分析了韩国历史课程标准对国家认同的建构。韩国课程标准特别强调传统文化的主体性、独特性和重要性,将其作为构筑国家认同的根基。韩国课程标准凸显不畏强暴、勇于抗争的民族精神,将其作为国家认同的焦点。为争取和平稳定的区域国际环境,韩国课程标准彰显东亚共同体的意识,建构对国家和东亚的双重认同。韩国课程标准选择中国和日本作为他者,通过去中国中心化来体现韩国文化的内生性,通过呈现日本侵略者的形象来衬托韩国不畏强暴、勇于抗争的民族精神。

本成果比较了美加历史课程标准建构国家认同的策略。认同对象上,两国均有国家认同与地方认同,但美国地方认同隶属于国家认同,加拿大魁北克只有地方认同。认同形象上,两国都呈现多元文化主义国家形象,但其定位是美国存有争议而加拿大定为国策,其前提是美国保护个人权利而加拿大给予群体权利,其延伸方向是美国呈现领导世界的国家形象而加拿大延伸出不断发展与完善的国家形象。认同基础上,两国皆立足法律—政治层面,由此,美国超越各族裔而指向美利坚民族,加拿大强调“公民权”而指向加拿大人身份。认同难点上,美国直面书写种族污点历史,加拿大谨慎处理魁北克问题。认同镜像上,美国以自由世界灯塔标榜自己,异质文明、制度、价值观念即是他者,加拿大以英国为他者来呈现本国主权独立历程,又视美国为他者来凸显加拿大独立自主的国家形象。

本成果比较了德日历史课程标准中二战史叙述的差异。两国课程标准在二战的起因、经过、结果、责任等方面的叙述存在显著差异。德国课程标准将二战起因归结为纳粹主义反人类的本质,日本学习指导要领将二战起因归结为经济大危机。德国课程标准详细叙述二战过程中纳粹所犯罪行及各种抵抗运动,日本学习指导要领对二战经过的叙述非常简略,回避罪行。德国课程标准启发学生思考战争结束是投降还是解放,日本学习指导要领回避终战、战败、投降、解放等各种说法,泛泛宣称战争是场灾难。德国课程标准主张纳粹政权和普通民众都应承担战争责任,日本学习指导要领并未明确提及战争责任问题。德日课程标准中二战史叙述存在差异,一是因为二战后对两国战争罪责追究程度不同,对德国战争罪责追究相对彻底,对日本战争罪责追究不够彻底;二是因为二战后两国采取的国家发展战略不同,德国采取“融入欧洲”的国家发展战略,日本实施“日美同盟”的国家发展战略;三是因为两国建构国家认同的策略不同,德国确立以“宪政爱国主义”为基础的国家认同,日本选择混合式国家认同建构的策略。

本成果比较了日韩历史课程标准中的中国形象。日本学习指导要领将中国形象描绘为“东方的东方”,即作为日本区别于东方国家而融入欧美西方世界的他者。从类型上看,中国形象表现为学习对象、异己者和威胁者。韩国课程标准则将中国形象描述为“天朝遥远”,即跳脱中国一直以来对于韩国来说的天朝形象。这表现为文化传播者、好斗者和被远离者三种类型。日韩均从周边的角度观察中国,其呈现出的中国形象并非实像,而是一种东亚文化圈的异域想象。日本与韩国课程标准对中国形象的描述同中有异,但就目标而言,都在于以中国为方法,认识日韩自身的历史文化定位与认同。

最后,本成果提出了完善我国历史教育建构国家认同策略的相关思考。在认同对象上,要加强国家认同教育,妥善处理国家认同和地区认同的关系,将地区认同纳入国家认同的轨道。在认同形象上,要着力在文化和价值观层面塑造正面的国家形象,提升国家的软实力。在认同基础上,要综合使用法律-政治、文化-心理、血缘-族群等因素,但对于历史教育中有关民族关系的说法要更加谨慎并加强学术研究。在认同难点上,针对香港问题,要帮助香港学生和大陆学生形成共享的历史记忆;针对新疆和西藏问题,要强化中华民族作为国族的意识、确定和宣传中华民族的文化符号、突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历程。在选择和塑造他者形象上,要以“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为指导,通过他者来定义自我,但他者与自我可以是“对话而不对抗”的关系。

三、成果的特色及价值

该成果特色主要有:一是视野较为开阔。研究对象为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俄罗斯、日本、韩国等七个国家五个语种的历史课程标准,能较为全面地反映不同类型国家建构国家认同的经验与教训。二是现实性强。各国历史课程标准建构国家认同的策略,反映了各国对既往历史的认识,更反映了各国对现实问题的思考和对国家利益的筹划。三是凸显比较性。选取具备比较价值与可比性的专题问题作研究,包括美加国家认同建构的全面比较、德日二战史叙述的比较、日韩塑造中国国家形象比较等,将各自国家的认同建构特征更深刻地显现出来。四是具有跨学科性。研究涉及历史学、历史教育学、教育学、民族学、政治学等诸多学科知识与方法。

从学术价值上看,该成果进一步弥补了历史教育与国家认同关系研究上的不足。国家认同一般是由知识精英和政治精英建构出来的,因此研究眼光向上是有必要的。之前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历史教科书,该成果则重点研究在历史教育中具有官方性、权威性和纲领性的历史课程标准,更能体现国家认同领域的官方意志和主流看法。从应用价值上看,该成果可为认识和改进我国历史教育中的国家认同提供政策参考。当下我国相关政策、文件正在加强历史教育中的国家认同教育,通过比较世界各国历史课程标准建构国家认同的个性与共性,可为政府部门制定教育政策时提供定位和参考,探索符合我国国情的、适合我国需要的国家认同建构的策略与方法。


项目负责人:张汉林

批准文号:17BSS402

项目名称:国外历史课程标准中的国家认同研究

最终成果名称:《国外历史课程标准中的国家认同研究》